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心下一代 > 经验荟萃 >

一个夕阳人正在从事一项朝阳事业

时间:2011-01-27 12:12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湖南大学关工委顾问   丁克俊

 

育人为本

1992年退休后不久,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受到邀请参加了一次“讨论大学生下海(经商)实践的座谈会”。这次活动是由关工委和机械工程系铸造专业二年级学生班联合举办的。老少共叙一堂,气氛热烈。为了响应邓小平“南巡”讲话,与会师生异口同声纷纷表态,支持“下海实践”、去“广东闯荡”;甚至,连已离休的老书记们也赞扬学生们的这一冲动性请求,鼓励大学生们“应该到大江大河中去,才能学会游泳”。座谈会上,我对众多发言隐隐约约地感到不安:当时校园内新一轮的厌学情绪正在滋长,“读书无用论”有了一定市场,学生普遍既不关心政治,也不踏实读书,人心浮躁、认识偏颇;现任校长用公款买股票,现任书记也带头炒地皮(并亲自筹组房产开发公司),校园内到处出现摆地摊的跳蚤市场;学生中相当一部分人在“六四事件”后认识迷茫,看到别人发财,自己眼红。我内心深感忧虑,便在座谈会上临时作了即席发言。大意是:“列宁说过,在建立苏维埃政权(这是老一代布尔什维克的任务)之后,学习共产主义,学习建设共产主义的技术本领和科学知识,就成为青年一代更加突出的政治任务。”列宁多次提出“学习、学习、再学习”的号召,毛主席也讲过“学生以学为主”,所以,“学业”就是学生的“主业”,不好好学习,就是不务正业。一个不务正业的学生,怎么能说他是个好青年呢?在座谈会上,我结合个人经历谈了我的观点。

这一发言,与当时座谈会上的气氛很不协调。发言之后,有点后怕。然而散会后,许多学生和离退休老干部却围着与我攀谈,他们非常赞同我的观点,只是碍于会场气氛,不便说出心里话。果然半个月后,教育部和团中央通知各地学校:“不要提倡学生在校园内从事经商活动”,“不要在校园内开办跳蚤市场”,“不要鼓励在校学生弃学(辍学)下海”。

“下海经商”大潮曾对大学校园产生过很大冲击。如何向师生员工讲清道理?怎么去迎接新的挑战?学校应当怎么去面对这个历史大潮?许多人当时是看不清的。尤其是教师和学生怎么做才能既顺应历史潮流,又能驾驭教育事业的正确航向?我在同他们座谈时,坚持三点:对学校,不是废学经商;对学生,不是弃学从商;对教师,不是厌教务商。无论何时何地,头脑要清醒,认识要明确,心态要端正。大学师生应该如何增强生存能力,如何增强竞争实力,如何积蓄发展潜力,如何适应陌生环境,如何培育自我成长,如何看待今后在奋斗道路上的艰苦性、残酷性,这才是应当关注的焦点。我劝学生们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用自己辛勤的双手迎接新生活的开始,丢掉依赖性,树立自强不息的观念,努力去艰苦创业;今后不是个人挑选社会职业,而是个人如何适应社会的需求,改行转业将是无可避免的挑战,要用知识去改变命运,用勤奋去拼搏前途;学校不是世外桃园,走出校门,面对的就是汹涌澎湃的市场大潮。

对下一代人的教育,重在讲道理、讲真理、说实话、做实事,不能“迎合”,不能“迁就”,讲得越真,做得越实,他们也就越能接受。

从这之后,我便与关工委活动结下了不解之缘。

心灵园丁

历史大潮在“80后”和“90后”身上留下了太多、太深、太杂、太乱的时代烙印。随着各种文化思潮的迅猛涌入,过剩的(进补)营养,加上影视传媒的肆意煽情,促使“80后”与“90后”提前接触到“情感诉求”,普遍出现“早熟”征兆。物质的东西越多,人就越容易迷惑。正像某些流行歌曲那样:“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连中央电视台3套文艺频道2009年12月6日播放的“魅力宜兴”晚会上,某歌星演唱的歌也是“Kiss me boy”(吻我啊,小伙),另一歌星唱的是“为什么还躲着我,为什么还是不理我。”这种文化煽情与视频喧嚣,发生在李长春刚刚在长沙出席“全国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经验交流会”之后,令老师们和家长们十分愤懑。当天的《焦点访谈》中,主持人敬一丹说:“在互联网普及化的中国,有两亿玩家沉迷于网络游戏和手机淫秽色情视频……对沉迷于网络游戏的青少年做的询问调查:男孩都有网上的博客‘老婆’,女孩都有网上的博客‘老公’,一个13岁少女,已经多次与网上结交的几个‘老公’发生性关系,并屡屡‘人流堕胎’而毫无顾忌。”

这一代学生对成年人群中的多元情感冲突,既充满猎奇探秘心理,又更加开放接受,以其特立独行的偏执心态迷恋向往。他们分不清梦想不等于理想,分不清偶像也不等于榜样,甚至把“放肆”当作“张扬个性”。因此,要想使“80后”、“90后”的青少年安全度过青春期,必须重新激活他们的上进心。心理学家们说:“处在纷繁缭乱、五光十色情景中的人,他的目光也就越不能持续聚焦到某个点上。”要想遏制“厌学”情绪的滋长,我们必须将青少年从“物欲横流、贪图享乐”的欲求里引领出来,努力规劝,以提升他们的“求知境界”和“审美境界(品位)”。


我今年进入80岁,我的服务对象是“90后”,我们之间在年龄上跨越的“代沟”宽度超过了60年。他们所关心的,他们心里想什么、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们全然不知。他们的人生目标、生活态度、理想信念以及是非标准、荣辱标准,同我们老一代人相距太远,甚至近乎是对革命传统思想的某种形式的“叛逆”。单凭我们朴素的直觉感受和个人的生活阅历,是很难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的,过去所习惯了的工作方法(说服教育、打通思想)已很难收到什么实际效果。

据哥伦比亚大学医学研究中心的报告:“大学时期是年轻人特别危险时期,临床医学记录证明:许多年轻人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和过去的朋友,入学后失去奋斗方向,因孤独而觉得自己被环境边缘化,失落感、无助感油然而生。在处理压力时寻求逃避解脱,抑郁和自杀的念头极易生成。有一半的年轻人称,他们在大学期间都曾经历过至少一次精神抑郁;有十分之一的学生称,他们曾动过自杀的念头。”在湖南大学,我对136名“90后”一年级学生做了排查摸底,抑郁状态表现为十个方面:懒散(学习、工作提不起精神、无精打采);忧郁(无缘无故感到沮丧);呆滞(记忆力下降,反应迟钝);孤僻(性格变得古怪,事事烦心);急躁不安(对生命价值感到怀疑,对生活前景缺乏信心);生理状况恶化(胃口不好,失眠,腰酸背痛,困乏疲倦);对自己要求太高,不是自己不努力,而是环境无法达到愿望,引发一种“幻灭感”;周边人际关系冷漠;情感受挫(失恋,被抛弃,单相思);疾患与病痛折磨,摧毁了活着的希望。

我就亲历过几件紧急处理的实例——

一名2007年入学的湖北籍新生小A,她父母离异后,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各自又生育了子女,小A感到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再加上高中时她曾暗恋过一位不可能有结果的男教师。这种交织在一起的亲情、恋情、烦恼,使她无法安心读书,产生了轻生念头。我们在她企图卧轨自杀和吞服农药的事发当时,迅速通过多种渠道,在第一时间掌控住情况,竭尽全力挽救她的生命。一方面由二级关工委派人与学生工作部一道,做了恰当的拯救和防护。另一方面,我也亲自参加进这一行动中来。我提出在处理方式上,一要精心,二要低调,三要消除隐忧(同寝室的人手中,还留有她写下的诀命遗书,应立即追回交还本人销毁)。考虑到她缺课数月,精神状态与心境都十分疲惫,需要治疗调养,继续跟班学习,确有很大困难,也将加重她在学业上的负担(新的承受压力),建议并安置她休学一年,静心调养身体。在送她离开之前,我亲自和她的生父恳谈,请他切实履行法定监护人的义务,用父女亲情给予孩子格外的关怀,弥补过去的欠缺,让孩子重新得到家庭的温暖;还让同班同寝室的同学联名写信安慰她,使她获得集体归属感和信任感。我开导她:“活着,才会有明天;明天就是未来的开始;有未来就一定会有希望,绝不要轻言放弃,只要坚强地活下去,你一定能从阴影中走出来。你的生命不但属于自己,也属于家庭,属于社会,属于学校,属于国家。你想独自解脱痛苦,却留给父母、留给同学、留给老师和学校永久的痛苦和惋惜,因为你身边的我们没有在你绝望的时候挽救住你的生命。”她听了我的规劝后,情绪与心态有了明显的好转。我与她相约:一年后,看到一个阳光灿烂的女孩重新走进课堂。她回去以后,我仍不放心,又拜托她所在学院的副书记将湖南省关工委编印的一部新书寄送到她手里,鼓励她好好调养身体,静下心来,一面养病,一面复习功课。一年之后,她返回学校,呈现在师生面前的是一个非常活泼可爱而又努力上进的阳光少女。

时代已进入21世纪了,无论我们在理想信念上、道德操守上、品行作风上、气质胸怀上、言传身教上具有怎样的优势,如果不去主动作为,不去研究探索,不去亲自调研,不去勤恳学习,不去继续读书,那就很难充实自己,很难与时俱进,讲出来的话也就很难进入他们心坎里去。所以,建设学习型关工委已是势在必行。

不是让孩子们重新回到我们曾经走过的那个时代、那个世界、那条道路,而是我们老一代人如何走进新时代,如何以我们的智慧和道德情操推动下一代人人生观的完善,走向更高层次的成熟。
毛泽东倡导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既是对下一代人的期盼,也是对我们这代人的希望。停滞就是落后。“停止的论点、悲观的论点、无所作为的论点都是错误的。”

我们的某些经验、体会和认识,可能成为孩子们前进道路上的障碍;但我们尝到过的教训、挫折、失败和错误,却是能够帮助孩子们避开弯道、选择正道的可贵借鉴。60多年来,或者说从十月革命以来,劳动者阶级、我们的上一代和我们这一代,走过太多的弯路。俗话说:“走过夜路的人,才知道什么是光明大道。走过弯路的人,才懂得什么是直路!”希望孩子们不要讨厌“老一套”,不要嫌弃我们唠叨。“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们是爱你们的。 

“80后”与“90后”的大学生,很多都是独生子女,属于“4+2+1”的祖孙三代家庭结构,一旦孩子出事,三个家庭六位家长会痛苦终生。我们关工委多挽救一个学生,等于拯救出三个家庭。

使命依然

在这个信息化社会里,我国拥有全球最大数量的网络用户;短短十年,网络世界取得之进步,已经把老一代人甩出去很远很远:从“网络小说”到“网络文学”,从“网上跟帖”到“博客热议”,从“手机短信”到“手机文化”,从“网上交易”到“创意威客”。

“90后”呼唤我们,“谈心上网”、“释疑上网”、“解困上网”、“党课上网”、“交友上网”。他们希望“网上恳谈”,想把关工委当作陌生人(互不见面),用“背靠背”交流去取代过去的“面对面”谈话,以避开尴尬。为此,我一直遵守自定的工作纪律:保护隐私、尊重人格、同情不幸、激励自强。在行事方式上,做到了:不问班级,不记录姓名,不进入学生宿舍,不外泄谈话内容。

我对学生的来访、来信、来电话、来E-mail,本着“来者是客,以客为尊”,顾及他们的尊严和人格平等,取得学生们的信赖,让他们打消顾虑,释放压力,解开心结。只有关爱晚辈,才能贴近学生;只有“有针对性”、“有准备”的个性化交流,才能贴近实际;只有充满时代气息,才能贴近生活。

在预防和干预危机事件时,我努力做到了:早排查、早发现、早干预;搭建起与基层院系联络互动渠道,经常与院系分团委沟通意见,交换情况,使我有了快捷准确信息,不失时机跟进保护与协助应对。

在工作目标上,尽量做到:抚平伤痕、释放压抑、减轻郁闷、珍惜生命、热爱生活、感恩社会,在潜移默化中校正他们的情绪,融入新时代,找回自身的希望,重建自己的社会归宿感。

在关心下一代的日常工作里,我坚持:用榜样力量引导人,编写了《心态与治学》材料一、《收获来自耕耘,并非缘于期盼》等;用科学原理说服人,编写了《国家反垄断法的科学原理》、《把鲜活的理论种子播撒进下一代人的心田里》等材料;用客观真理启迪人,编写了《理工科大学生研读邓小平理论》辅导材料,《女生成才的难与易》、《育人为本》等阅读材料,举办“辅导员生涯规划”报告会等;用真人真事感动人,选择了本校成才典型人物和“感动世界”先进人物材料,举办多场“背后的故事”和“榜样的力量”报告会,以及励志讲座、成才讲座等。这些做法,牢牢抓住了关心下一代工作的任务“关心什么,怎么关心”,始终把完善下一代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列为工作的核心,使关心下一代工作充满时代气息。

我在健全学生的心智方面,抓两个关键:一是抓智力因素。以增进学生的智力发育,提升学生在认识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上的观察力、思维能力、注意力和记忆力,在掌握知识、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努力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二是抓人格因素。关工委要激发青少年的政治觉悟,指导他们在认识自我的过程中,关注自己的动机、情感、兴致,慎视自我的性格与意志形成。

在经常性的关注点上,仍然是围绕着当前普遍存在的热点和难点问题。例如:如何培养学生步入陌生环境的适应能力;如何引导大学生树立健康的婚恋观、情欲观,摆脱性意识困扰;情绪起伏、遭遇挫折错误时,如何自我控制与平和应对;如何融合人文素质、政治素质、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持久的学习动力与成才之路的选择;21世纪什么人最容易失业,创业难难在哪里;如何向榜样学习,学习什么;“90后”的自我认识等。

18年来,我以一个老年志愿者的心愿,投身到关心下一代工作这项世纪性的育人事业里,深感:真正的关工委长效机制,是建立在全身心投入,贯注终生并要主动作为而不是被动应付(敷衍),这样才会常做常新。以人生观教育为主干,就要从大学生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入手;而核心价值体系的主题教育,如“我是90后”读书活动,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给学生作讲座,尽量使用自己的亲身感受,讲出来的话、写出来的文章,要充满激情,只有首先把自己感动,才能在学生中引起共鸣,唤醒觉悟,由被动受教上升到主动追寻,进而产生向往。让学生从我的报告中确有受益,然后才能说学生喜欢听这个报告。教育学家们说过:“教育者的关注和爱护,在学生心灵上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62年前,我第一次读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自传体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借小说主人公保尔·柯察金之口,道出了他对人生的感悟。他说:“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每个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懊悔,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他用结结实实的步子,走完辉煌而壮丽的短暂一生。”

这个人,这部书,这段格言,60多年来一直在鞭策着我。虽然我的水平不高,能力也很弱,但我是真心实意在做每件事,把它作为自己在人生旅途中最后一段岁月回报社会、回报党的教育的难得机会,我很珍惜它。今后,我将恪尽职守,活到老,学到老,用科学发展观加深对关工委工作性质的认识,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指导自己,奋力开拓和创新关心下一代工作的新领域。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