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心下一代 > 趣味人生 >

深深的乡愁 别样的风

时间:2016-03-03 16:00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海南省儋州市教育局关工委  陈德贤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
                                            ——习近平

    “明月催人归故里,清辉为我送乡愁。”对于乡愁,一百个人有一百种不同的理解和感受。对很多人来说,乡愁就像山脚下曲曲的小路、村口边弯弯的溪流。正是这深深的乡愁,让我想起儋州北部地区的老乡,今天的“尖岭人”。
      儋州北部地区,是个布满仙人掌和火山岩的地方,千百年来,十年九旱,十种九不收。祖祖辈辈生计艰辛,当地乡亲生活极端困难。1984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兰训、峨蔓等北部地区的农民陆续赶潮,来到那大县城,定居现市委大楼一带。数年间,便聚居上千户人家,人称“贫民窟”。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醒了儋州大地。1992年,县政府为了扩大那大城市规模,兴建十里中兴大街。“贫民窟”属拆迁范围。当时县政府对拆迁安置,面临两难选择:一是返原地安置,意味着让乡亲再度陷入绝地困境;二是在城区就地安置,无疑给政府背上沉重的包袱,加大城市管理的难度。是沉甸甸的乡愁,让县政府毅然选择了就地安置,而“北岸人”也非常争气,最终走出一条异地城镇化,共同奔小康的金光大道。
      1993年初,“贫民窟”移居尖岭山脚下,易名东兴社区。东兴今非昔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拾荒作假抬杠的人少了,文明经商做实业的人多了。一条1500多米的东兴主街道“五化”(硬化、亮化、绿化、净化,美化)靓丽。36条小街全部硬化,告别了烟尘遮天,泥泞满地的旧日景象。居住设施,水、电、路、物联网、互联网“五通”一应俱全。
      正是这条主街道建成开通之日,尖岭沸腾了,尖岭人搭彩门、弹八音、打排子鼓、唱山歌、演调声,迎龙舞狮,题诗作对……一股地道的北岸古风吹起了尖岭新风貌。
      还是黎元章宿士的《尖岭风》诗文集开篇诗说得好:
      时来甘雨浥轻尘,儋耳山城一片新。
      麓下水泥光大道,街心灯火映祥云。
      喜看南北旅商旺,钟爱东西车马奔。
      安得春风温万户,顺从方便感恩人。
      当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海波同志听到移地新居的北岸老乡,为了感谢政府给他们带来了幸福新生活,并歌颂异地城镇化旧貌变新颜,200多位尖岭乡土文人作了上千首诗词、楹联和山歌,并筹编《尖岭风》诗文集一书时,感触良多,浮想联翩……
      儋州北部地区可说是儋州历史文化的源头之一,诗乡歌海的聚发地,积淀着深厚的璀璨文化底蕴。也可以说是一代师宗东坡大文豪敷扬文教最早的大课堂。海南第一位进士符确,海南最后一位进士王元清,皆出自此穷乡僻壤。另有多少进士、举人、名人志士,踏着历史的足步,也从此地走出,井喷出苦地生辉的人文异彩……
      前段时间,陈海波同志写了一首诗《乡情》:“澳洲风物亦琼州,绿意盎然眼界收,初夏凤凰红似火,血浓于水忘乡愁。”一曲《乡情》牵动了家乡父老乡亲、宿士墨客的情怀,一时和诗四起,先后有200余人热情和唱,真有点“金谷园之鼓吹递奏,兰亭之曲水流觞”的味道。一曲乡音百姓和,尖岭东第十一街张桂秋老乡和的诗,情真意切:“旅居海外远琼州,梦绕桑麻幻眼收。富贵荣华虽是好,千金难解故乡愁。”
      今天,喜看尖岭人,在奔小康的路上,在抛弃贫穷、剔除落后的同时,留住了乡愁,留住了乡土记忆和地方文脉。北岸人心里明白,要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坚实基础,不仅要夯实硬的根基,而且还要筑牢软的支撑。
      想到这一切,陈海波同志激动不已,欣慰万分。正是那血浓于水的乡愁,让他为《尖岭风》激情挥毫,题了书名——尖岭风,还深情写下了“乡土文化百姓心声”的贺词。
      有人说尖岭日后不出文状元,便出武状元,对此都说是风水先生胡言乱语。但此语并非空穴来风。因为这里正静悄悄地吹起一股清新之风,让人相信此话不假。
      这里有一所那大第八小学,学子近两千,变化之快,让人刮目相看,在校学生人数,一年比一年多,考上市一中的人才也一年比一年强。
这里70%街道设有幼儿园,每天清晨,惠风和畅。可以看到原先那些拾荒创业的老人,伴着开心的朝霞,带着孙儿,高高兴兴上学去,留下了一路天伦之乐。
      这里拥有将近千名颐养天年的老汉大妈,他们是尖岭的功臣,精神财富文化传承人。他们中不少人已到市老年大学的诗词、东坡文化研讨班、声乐、交际舞班学习,在收获快乐健康的同时,又充实自己,成为有品位的时代文化老人。他们盼望尖岭(东兴)社区也能办起老年大学分校,让政府的“四将近”服务之风惠及基层,以圆大伯大妈“大学”之美梦。深明读书大义的尖岭人,尊师重教,希望社区或学校能办起家长学校,给家长一把金钥匙,让他们在家庭这个平台上,打开孩子们知识、智慧之大门。
      在这里人们听到了“三教合一”(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花开的声音。
      正是这股清新之风,让尖岭人以读书为贵,以子女能考上大学为荣,这里户与户攀比、街与街相争,看谁家的孩子考上好大学。
      从2013至2015年,这里共有247人考上大学,2015年上大学人数是历年来最多的一年,有92人。据不完全统计,已有5名学子在校读研究生。
      《尖岭风》里有一张彩色的尖岭风光图片,诱发了我的诗兴:“青山映绿水,小舟拨红萍。莲碧迷翡翠,荷香醉蜻蜓。”街巷门上,挂满了一副遮着一副贺荣升大学的对联,重重叠叠;一条街连着一条街的彩门,红艳艳的,以翠枝绿叶为底色,红绸黄字迎风飘舞,伴着浓浓的墨香,散发出阵阵喜悦、自豪和欣慰。
      在赏心悦目的贺联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贺姐弟荣升大学的那一副对联:“共插花红姐弟芳名题雁誉,同登门路科技卓见振神州。”
      这里虽没有老家北岸宽阔的原野,青青的稻田,绿绿的花生地边,弯弯的乡间小路上,用竹子搭成的彩门,红红的贺联架子,一个挨着一个,从公路边直摆到村口,令人赞叹。然而庆幸的是尖岭人已把这奇观中的精髓和厚重,带着乡愁,在异地创业中,连接传承,并发扬光大。
      而最令尖岭人兴奋不已的是,目前尖岭的大学毕业生的就业范围,已遍及北京、上海、广东等20多个经济发达省市。
      这一切同样牵动着陈海波同志的心弦。多少年来,他鼓励社会力量捐资助学,为儋州北部地区学子发上励学奖金,为他们写贺联。
      祝贺张兴梅海中毕业,赴北京大学就读:
      “兴致喜看博雅塔,梅花欢笑未名湖。”
      祝贺唐迪飞海中毕业,赴清华大学航空航天专业就读:
      “迪哲书山攀月桂,飞行学海测风云。”
      ……
      尖岭人最能读懂主任的贺联,最深解其浓浓的乡愁韵味。
      尖岭风,别样的风,是文贫扶智的风,是老乡圆梦的风。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