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课堂内外社教中心”进行关注,了解更多社区教育相关资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心下一代 > 趣味人生 >

读书、写书与立人

时间:2017-02-09 16:24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湖南省教育厅关工委  刘定中

在学校,我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在机关,我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在文学队伍里,我是一个普通的业余作家;退休后,我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在这谈谈我这个77岁的普通老头几十年中读书、写书、做人的感悟。
      首先,我要说一下,我出席湖南省作家协会第八次代表大会认识的冯伟林,他已成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作家协会除名的6名“问题作家”之一。他是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财产1000万元。而2004年获得第二届“冰心散文奖”的散文集《谁与历史同行》被揭露抄袭李元洛的《宋词之旅》达17处之多,最多的一处抄袭约2000字,连标点符号都原封未动。
      他没有读书吗?他从湘潭大学法律系毕业,不仅读了书,而且读了很多法律书;他没有写书吗?除有抄袭的《谁与历史同行》之外,还出版了散文集《书生报国》《借问英雄何处》。根本的问题在于:他读书、写书与立人脱节,分离。在读书、写书中,人,倒下了,腐朽了。
      我的体会是,在读书中立人,在写书中立人。

                                        读书与立人
      有道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边苦作舟”,再勤再苦也无法穷尽“书山”和“学海”。人一生要读的书很多,在大学,不管读哪一个专业,四年本科课程就有几十本书要学,但除了专业书籍外,总还要读点别的喜爱的书吧。专业课本是必须读好的,这是丰富自己、强壮自己、提升自己的主要途径;别的喜爱的书,这就意味着茫茫书海中选择什么书的问题,我在《读书》的代序中写道:—本书是一个朋友、一位教师。
      你若爱上了一本优秀的书,你就交上了一个优秀的朋友,得到一位优秀的教师,这本书将成为你终身的伴侣。
      你若沾上了一本坏书,你就交上了一个坏朋友,身边就总跟着一个教唆犯。他会把你从真诚引向虚伪,从善良引向凶残,从美好引向丑恶,从光明引向黑暗,直至把你引向牢房,引向地狱。
人生路上,拜师交友要谨慎,购书读书一样要谨慎啊!
      我是怎样选择书的呢?
      我想从我的作家梦说起。
      是谁播种了我的作家梦呢?
      那是59年前的1957年的秋天,我才17岁,在空军2537部队当兵。
      2537部队其实是为空军培养飞机修理人员的技术学校,坐落在沈阳市沈河区。我是作为一名学员进校学习飞机仪表修理的,不料在学完理论课要去机场实习时,我却突然病倒了,住进了空军462医院,一住就是三个月。我出院回到部队,同学们实习后都分配到各空军机场工作,而我却被发落到部队的警卫排当战士。我拿着枪在学校大门边站岗放哨,望着北国秋季高远辽阔的天空和温暖明丽的太阳,觉得自己前途一片黯淡,心中充满悲凉!
      一天,班长对我说:小刘,你去看守一个右派分子,要站稳立场,提高警惕。
      就这样,我扛着长枪来到一间窗户加了拇指粗铁棍栏杆的房前,看守里面关押的“右派分子”。开始,我对里面关押的人一点也不感兴趣,以至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慢慢地我就与他熟了。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当你感到孤独时,总想与人谈些什么。这时,只要面前有个人,你就会倾吐。我和他都有这种需要。
      他是四川万县人(今重庆市万州区),学校的文学教官,比我大15岁,个子瘦小,总是对我微笑着,十分亲切和友善。班长的那些话我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我把自己的心事向他诉说了。他对我非常同情,为我未能毕业到机场去工作而惋惜,但他说:人,在世上活着,不只有一条路。这条路走不通了,可以走另一条路,而另一条路也许比以前的路更好。
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他口才很好,同样一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就很动人,而说起文学作家和他们的作品,简直口若悬河,叫人着迷。他给我讲小仲马和他的《茶花女》,我就借了《茶花女》来读,读得废寝忘食,泪流满面。他给我讲肖洛霍夫和他的《静静的顿河》,我就借了《静静的顿河》来读,以至于半夜三更悄悄起床,躲在厕所里读。他给我讲普希金和他的诗,我就借了《普希金抒情诗选》和长诗《奥涅金》来读、来背。他给我讲泰戈尔和他的散文诗《新月集》,我就借了《新月集》来读、来背。那几个月里,我的身心日夜沉浸在那些文学作品中,我觉得自己丰富起来了,充实起来了。
      他在我心目中早已不是关在铁窗的右派分子,而是可敬爱的老师。我看着夕阳的红光透过铁窗照耀着他清瘦的脸,熠熠生辉,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我怀着崇敬的心情问他:老师,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作家呢?
      谁想成为作家,谁就能成为作家!不过,不只是想一次,想一天,而是天天想,月月想,年年想,天天、月月、年年读书和写作!
我能成为作家吗?
      你也许能成为一名作家,也许不能成为一名作家,决定在于你自己,你若能像这段时间一样读书学习十年,二十年,以至一辈子,那你一定能成为一名作家。他说着,微笑着,很美。
      老师,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话!
      就这样,他在我心灵中播种了作家梦。在以后的几十年里,我读的书有两类,一是专业的、本职工作必须的书,二是写作必须的书。
      去年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王跃文在全国青少年“五好小公民”主题教育总结大会上做讲座,我听了很受启发。他的书我重点读过《国画》和《大清相国》,这两本书,我是把它当作人生教科书来读的,为官不能贪,贪官必心黑,心黑必腐烂;为官要清廉,清廉品自高,品高得民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朋友间的礼尚往来之外,组织上发给的,就心安理得地拿着,其他概不能收!也许,这就是读书——为官——做人的根本法则。

                                        写书与立人
      书是写给人读的。第一个读的人是作者自己。一篇文章,一本书,要让别人读了感动,升华思想,纯洁灵魂,支撑人站立于天地之间,首先作者自己要感动,要升华思想,纯洁灵魂,在天地之间站立成一棵挺拔的树。
      我写散文,写散文诗,总要在生活中有所感悟,有所思考,有所发现,将这些凝结为文字后,自己静心细读,能给自己、给别人、给社会以正能量的才寄给报刊发表。
      我出版散文集2部、散文诗集7部,这些散文、散文诗给读者什么启迪,对于树德立人有什么价值, 我经常这样拷问自己。我可以欣慰地说,我的所有文字,没有污染自己的灵魂,也没有污染读者的灵魂,《读书》中收集的关于我的书的28篇评论和三位读者的来信就是明证。
      中国散文诗学会会长、著名作家柯蓝在文艺报发表的《中国散文诗面面观》中说,《人生启示录》是近年少见的集子,全书共一百七十多首,所涉及哲理多为人生启示。如《获得》:失去了鲜花,获得了果实。失去了果实,获得了种子。失去了种子,获得了幼苗,获得了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一切失去决非白白地失去,只要肯在失去的路上寻找,那失去的结果将是最丰富、最珍贵的获得。这是作者通过自然现象来折射人生哲理,生动而自然。刘定中的哲理散文诗风格自然朴实,有一种纯真美。他采用简洁的语言,表达深沉的思考,浅入深出,继承了中国哲理散文的传统写法,从自然、人生现象入手,升华到一定哲理的暗示,符合民族阅读习惯。
      湖南省作家协会原主席、著名诗人未央在《人生需要思索——读刘定中〈人生启示录〉》中说, 一个人活在世上,应该有信念,应该勇于拼搏,这是《人生启示录》的主旋律,而在拼搏中,不要忘记自己对他人、对社会的责任。刘定中经常袒露自己那颗炽烈的心,我已深深地懂得,大树在给予我生命的同时所给予我的责任。这是他自比为一片绿叶后的誓言,此种深挚的责任感,有时很感人。
      中南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曾在《理论与创作》上发表《无悔人生自放歌——刘定中散文诗读后》,他说,读刘定中的另一首新作《我和老牛》,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诗人是怎样秉承着母亲的那些传统的美德,并以那些美德与日下的世风尖锐地对立着,在这种尖锐的对立中培植和坚守着自己的正直与自尊。
      老牛缓缓地从我身边走过。
      老牛睁大的双眼,泪水汪汪,流着悲哀、流着恐怖、流着愤懑。
      老牛后面有一个农民赶着。是那个把牛轭套在老牛肩上的人,是那个用牛鞭抽赶着老牛拉着沉重的犁耙向前行走的人,是那个吃了老牛耕的田地长的谷子煮出的香喷喷的米饭的人,是那个喝了老牛耕的田地长的糯谷酿造成甜津津的米酒的人。
      老牛缓缓走向我望不见的地方。
      从我望不见的地方,发出一声绝望的凄惨的牛吼。
      晚餐,我吃着鲜美的炒牛肉。
      父亲告诉我,这牛肉是那位牛主人送给村干部,村干部又分送给我们的,而且怎么说也不要钱。
      我想,这恐怕因为我是一个在省里谋生的“公仆”吧。
      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那位赶牛的农民变成了老牛。
      我这个“公仆”变成了赶牛人……

      诗人对这个生活中屡见不鲜的故事做一种寓言式的处理,意在让读者从见怪不怪的麻木状态惊醒。任劳任怨的老牛在奉献了自己的最后一点力气之后被屠,无疑是一件十分折磨良心的事情,然而当牛的主人拿着老牛的肉去巴结村干部,村干部又拿着它去讨好省干部时,读者的情感又受到了难以承受的一击。诗人在此差不多要大喊一声,但他终于将这一声呐喊按捺住了。接下来他写了那个梦,让那个带有某种因果报应意味的梦魇从理性上压迫读者的情感。刘定中算得上是一位乡愿的诗人,对故土、对乡村所怀有的那份温情,浸润着他的许多诗篇。然而在这首诗中,那种乡愿的情绪被更多的警觉和恐惧所淹没了。诗人害怕农民变成那不幸的老牛,更恐惧自己变成驱使老牛的“赶牛人”。在刘定中直面现实的诗作中,这种警觉和恐惧总是存在着。这警觉和恐惧一方面根源于诗人对普通劳动者的同情和尊重,以及对他们命运的忧虑,一方面根源于诗人强烈的自爱和自尊,以及这种自爱自尊对自己灵魂的严密的监视。
也许,读者对作品更能一针见血,请看我的发表在《散文诗》(1998年第5期)的《感叹人生》:

              1
      人,若能战胜自己内心的黑暗,就永远站立在灿烂的阳光中。
      然而,人往往被内心的黑暗埋葬,走向自我毁灭。别人把你打倒了,你可以爬起来。自己把自己打倒了,永远无法爬起来。因为你的意志倒了,你的信念倒了,你的脊梁骨断了。
一个真正的人,永远是自己灵魂的清洁工,天天清扫内心的黑暗与丑恶,打开心门迎接阳光、雨露和春风。

             2
      人,不能选择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但可以选择最感兴趣的事业,永不改变这种选择,坚持到离开这个世界。
      也许,有人会说,客观环境不允许这种选择,生活逼迫着去干那种不喜爱干的事。
      不错,现实生活常常如此严酷。然而,谋生决不会占去生命时间的全部,每天二十四小时中,至少可以挤出两至三小时来做你选择的最喜爱的事业。这样,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汇集起来,一生就汇成一条时间的浩浩长河。
      生命,在这条时间的长河中闪耀非凡的光彩。

            3
      天堂在哪里?地狱在何方?
      天堂在人间,地狱亦在人间。
      天堂和地狱都是人造的。
      人,本性企望进入天堂。
      于是,在奔向天堂的路上,人与人拥挤着,搏斗着,挣扎着, 一些人把另一些人推入地狱。
      然而,被打入地狱的人岂能甘心于地狱的煎熬,苦难把他们聚集起来,联合起来,洪水般汹涌着冲毁地狱的铁门,向天堂进发,把那些天堂的人又推入地狱。
      这,就是历史,就是一摊一摊人血堆积起来的历史。
      于是,有人企望天下大同,梦想着,追求着人人都进入天堂。
      然而,这些高贵的人在走向天堂的路上一个一个地倒下了。
      而世界,依然有天堂,依然有地狱,依然有一摊一摊的人血。
      也依然有天下大同的梦。

           4
      实在太少了!
      人世间永远敏锐地感到肉体与灵魂饥饿的人。
      人,总是千方百计地填满肉体的饥饿。然而,获得了肉体的温饱,还有没有灵魂饥饿的紧迫感呢?
      芸芸众生,在酒醉饭饱之后,有的沉醉在麻将桌旁,有的浸泡在歌舞厅中,有的迷失在发财梦里,灵魂已经沉睡,有的甚至腐朽!
      人,若像追求肉体的温饱一样追求灵魂的温饱,像照护肉体的健康一样照护灵魂的健康,像洗涤肉体的脏污一样洗涤灵魂的脏污,那么,这样的人生就定然干净得多,丰富得多,美好得多;这个世界,也定然干净得多,丰富得多,美好得多。

      对这组散文诗,读者反响热烈,我收到一大批来信,转寄了几封给主编,《散文诗》第11期新开《作家与读者》栏目,发表了如下三位读者的来信:

      刘老师:
      您好!
      之所以称您为刘老师,是因为您的散文诗《感叹人生》给我上了一堂人生哲理课,当我感到人生已经绝望的时候,是您一句“人若能战胜自己内心的黑暗,就永远站立在灿烂的阳光中”让我恢复了生的勇气,放弃了死的脆弱。
                                                                              湖南省常宁县   滨江

      刘老师:
      您好!
      读了您的《感叹人生》后,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您对人生深刻的感悟,是值得每一个人借鉴的。作为未来的人民教师,更应该时刻记得修正自己,努力使自己首先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人生的道路艰辛且漫长,我不怕苦,也不怕困难重重,只怕当我略有所悟时,生命已消逝,没有机会为社会、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做点什么了。有时,我会感到莫名的悲哀与迷茫,极需一盏明灯,一把清扫心灵的芦花。
      敬祝您身体安康,工作愉快!
                                                                              湖北大冶师范  吴凤娇

      刘定中老师:
      您好!
      第一次给您写信,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是您的那篇刊登在《散文诗》(1998年第5期)上的《感叹人生》,让我看到人生的希望美好,我要像您在散文诗中写的那样去生活,去拼搏,永远做自己灵魂的清洁工,天天清扫内心的黑暗与丑恶,打开心门迎接阳光、雨露和春风。您说得太好了,而且也确实如此,我的脊梁骨没断!
      刘老师,我是一名文学爱好者,今年32岁,可近年来一连串的打击几乎把我的思想击垮了,我沉沦过、失望过,似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在大海的漩涡中直打转,根本无法靠岸。一段时间里,我成天地酗酒,猛抽烟,可始终也打发不掉心中的苦闷。
      半个月前的一天上午,邮递员给我送来了我订阅的今年第五期《散文诗》,我不经意地胡乱翻着。当我读到您的那篇《感叹人生》时,我惊呆了:我才只有32岁呀,这点失意、这点挫折都受不住,以后的路可怎么走啊?我反问自己:你的意志倒了吗?信念倒了吗?你的脊梁骨断了吗?不行,我得拼!我要把失意变为一种动力、一种机遇,用一种励精奋进的精神去驾驭命运的帆船,向理想的彼岸航行。
      刘老师,真的感谢您给读者写了这么好的、富有哲理的散文诗,否则的话我还不知道会在痛苦中徘徊多久!
      一下子就啰啰唆唆写这么多,浪费您的时间,千万别怪我,只是想表示一下我的感激之情!我有个乞求,刘老师,您能给我回封信吗?如您实在太忙,哪怕给寄上一张白纸,写上您的名字也行!
      祝好!
                                                    江苏省淮安市河堤路241-128号  曹峰

      这是读者的声音,这是上帝的声音,这是对我写作的最高奖赏。
      文学就是人学,写书就是立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