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课堂内外社教中心”进行关注,了解更多社区教育相关资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心下一代 > 趣味人生 >

我给孩子传家风

时间:2017-05-23 15:55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江苏省海门市关工委  黄文成
  我教书一生,两袖清风,没有金钱和财产留给后代,我唯一的财产是我的家风。我是个贫苦农家出身的孩子,新中国成立前,住的是竹篱茅舍,吃的是野菜薄粥汤,穿的是破旧土布衣,家里很穷。我八岁时,母亲叫我去合兴镇一家小店打黄酒,回到家里一数钞票,发现店主多找给我三角钱。我对母亲说:“刚才我去合兴镇买酒,店主多找我三角钱,我要去还给他。”母亲听了我的话,非常支持我去退钱。这件事,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深深扎了根。长大以后,直至参加工作,我从不多拿集体或公家一分一厘钱。
    退休前,我在四甲初中(原国强初中)当教导主任的时候,一些年轻教师为了评职称,经常请我指导他们写论文,论文在报纸杂志发表了,他们买了水果、牛奶来感谢我,我都婉言谢绝。一位青年教师小王,我指导他的一篇论文在省级刊物上发表。他送给我两瓶名酒,我婉言拒收。他又请人送给我一只杀好洗干净的老母鸡,我退给他。他后来又送给我两只鸽子,我婉言谢绝并给他做思想工作。初二学生“皮大王”小陆在学校违反纪律打同学。有人对他说,教导处要处分你呢!他吓得回家告诉了父母,请父母来说情。他父亲是杀猪的,在二桥街上卖肉。第二天,我去市场买菜时,被小陆的母亲看到了,她马上请丈夫切了一只猪腿送给我。我婉言拒收。她无论如何要我收下,我向她反复说明道理,费了好多口舌,她才罢休。回到学校,我找了小陆谈话,指出他打人是不对的,对他进行思想教育,事后也没有处分他。从此,他认真读书,遵守纪律,成了班上的好学生。
    以上这些事我常常对我的孩子讲,作为家教内容,向他们传家风。孩子们都喜欢听,认真学,乐意做。我的二女儿在市里一家医院当麻醉医生,在我的教育下,她从来不收病患红包,她说:“人家生病了很痛苦,有些病人的手术费、医药费还是借来的呢!我还收人家红包,岂不是让人家‘雪上加霜’吗!”大女儿在宁波一家保险公司当人事部经理,在处理人事问题上坚持原则,如有人进保险公司,或要提拔职工,她都秉公办事,坚持用人标准,从不收人家钱,她廉洁奉公的品质得到公司职工的好评。她对弟弟妹妹说,我们要向爸爸学习,把好的家风传下去。
    听党话,跟党走,这是家庭教育的主旋律,也是家风的核心。1958年7月,我从海门中学高中毕业,梦想当一名新闻记者。当时报考了北京大学新闻系、法律系和中文系,但在高考前夕的一天晚上,海门县委决定留13名贫下中农出身的优秀高中毕业生当海门农大学员。我是其中的一个。第二天,父母见我回家,便问:“你怎么不去南通参加大学考试?”我回答说:“海门县委派我进农业大学,不去考试了。”父母听了我的话,积极支持我上海门农大,他们对我说:“儿子啊,你是穷人家的孩子,靠党的培养你才读到高中毕业。如今党需要你进农大,你就听党话,安安心心上农大,为我们海门农业发展作贡献。”我听了父母的话,就安心进了农大。事隔多年,我一直用“听党话,跟党走”这句话和我的实际行动教育我的孩子,他们也向我学习。“听党话,跟党走”成为我家三代人的座右铭,我把它写在红纸上,贴在大门口,时时看着它,处处照着干。
    尊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项美德被千千万万龙的传人奉行了几千年,是现代家风的重要内容。我信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中国古训,坚持与爱人一起学雷锋、做好事,为社会上孤寡老人送温暖。50年来,我们带领“爱心社”志愿者先后送走了十位孤寡老人,为老人送温暖达120多次。我俩对双方父母也十分孝顺,让他们幸福安度晚年。我们的行动极大地促进了当地尊老、敬老、爱老风气的形成。在孩子面前积极争做孝亲敬老的好儿子、好媳妇、好公民,为孩子的健康成长做出榜样。此外,我对孤儿、特困生视如己出,用稿费资助他们,数十年来共捐出两万多元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