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课堂内外社教中心”进行关注,了解更多社区教育相关资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心下一代 > 趣味人生 >

改变命运的一元五角钱

时间:2017-07-12 16:42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重庆市梁平县退休教师协会    秦圣钊

    我的恩师姓蒋,名基康,一米七八的个子。他是我高小班至初中毕业的班主任兼语文教师,时常面带笑容,平易近人。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对我心理素质、人格品质的形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慷慨解囊的一元五角钱,曾改变了我的命运。

                                    失母停学的苦情
    20世纪60年代,我正读小学,家境困难。母亲1964年病逝,丢下了两个姐姐、两个哥哥、一个妹妹、一个小弟和我。父亲在集体商店工作,月薪仅十四元五角,却要维持全家八口人的生活。每月连国家供应的每斤一角三分八厘的米都买不起,更别说柴、盐、油了,根本不知道怎么把日子过出来的。
    就在我刚进入初一时,被迫无奈的父亲让我不读书改学裁缝。期间,我看到邻居家的小孩和同学高高兴兴地上学,羡慕极了。我常因想到读书而走神,备受师傅斥责。尤其是同班同学放学后到我学裁缝的地方来玩,绘声绘色地说:“老师经常在班上夸你聪明,夸你学习认真,成绩优秀……”听了同学的转述,悲伤油然而生,我想读书的心情更加急切。
    吉人自有天佑,就在同学告诉我后的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每天只吃两顿饭的我正在吃午饭,父亲正好也在家中。恩师蒋基康忽然来到我家,我急忙放下碗筷,规规矩矩地站在他面前。恩师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想不想读书?”不问则罢,这一问我就“哇”地哭出了声,带有乞求又可怜的口气答道:“我想读书,我要读书啊!”恩师第二句话就问我父亲:“娃儿为什么不读书?”父亲愧疚地回答:“交不起两元五角钱的学费。”接着恩师就做起了父亲的思想工作:“老秦啊,娃儿还小,不读书是不行的,要把眼光放远一点,这种弃学求利的做法,对娃儿前程非常不利……”他建议父亲写困难申请,拿到公社盖章,同时表态,让我明天上学,其余事情他来办。
    识字不多而性格直率的父亲被恩师打动了,当即说:“蒋老师,你讲得很有道理,我听你的。求你帮忙写个申请吧!”恩师三两下就写好申请递给父亲,父亲拿着申请去公社盖章。家里只有我和恩师,他环顾四壁透风的屋子和破烂不堪的家具摇摇头,收回目光,看着打赤脚、衣服上补丁叠补丁的我点点头,眼眶潮湿,说:“孩子,看看你家的情景,看看你们的吃穿,你父亲为这么多人的生计辛苦工作很不容易呀!”我满眼泪水地看着他,心里也想:苦啊,太苦了!继而恩师又动情地说:“孩子,要读书,要多读书啊!只有多读书,肚儿才有货;只有广泛地读书,肚儿装的知识才多。来日才能改变自己,改变贫穷。”简短的一席话,让我如醍醐灌顶,对读书、学习又多了一层领悟。

                                    重返学校的恩情
    能重返学校读书,别提我心情多么愉快。次日我便早早起床,草草吃了几口早饭,拿着盖好公章的困难申请向学校走去。一进教室,全班同学都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我。这时恩师也来到了教室,指了个位置叫我坐下,并把几本崭新的书、两个本子和一支笔递给我,我急忙把困难申请交给了恩师,并拢双脚,感激地给恩师鞠了一躬。恩师当着全班同学说:“这几本书我保存了一个多月,现在它的主人终于来了,相信这个主人能和它们结成好伙伴。对书中不知道的一是问同学,二是问老师。争取短期内把‘伙伴’的内容等熟记于心,学习成绩照样排在全班的前列。”就从这一刻起,我暗暗发誓,要发愤读书。
    经过恩师一个多月的细心指点和自己的刻苦钻研,我期中考试语、数成绩排名全班第二,年级排名第九。恩师没表扬我,只是站在讲台上宣读成绩后用专注的目光凝视我,点了三下头。那意思我完全明白,就是叫我努力、努力,再努力。在取得的细小成绩面前,我没有骄傲,除了更加的勤奋学习外,还帮助恩师管理班务,负责每天收作业本、送作业本到教师办公室。由于进办公室的机会多,我无意中得知国家只解决了我一元钱的学费,差的一元五角钱是恩师帮我出的。知道真相后,我迅速跑到恩师面前,感激地鞠了一躬。
    一元五角钱在那个年代很值钱,能买十几斤米,或者两斤多肉,或者几十斤菜……更重要的是,在我心中价值连城的是恩师金子般的心。就是这一元五角钱给了我重返学校学习的机会,改变了我的命运,挽救了我的人生。否则,我就是一个裁缝了。
    一元五角钱对我的促动太大了,可以说植根心底,永世不忘,化为我刻苦学习的动力。初中毕业时,我的成绩排名年级第二。恩师笑了,笑得那么实在,那么温馨。

                                    改变命运的深情
    1972年,我以优异的成绩初中毕业,谁知却被人顶替没有读上高中,我便毅然响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在恩师的相送下,我落户到梁平县聚奎公社丰收大队一队。由于各方面表现好,被大队推荐参加数学考试,我以89分的成绩排名第一,被推荐到公社,后来被梁平县师范学校录取。拿着红红的通知书,我的手在颤抖,思绪在飞速涌动,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恩师。我飞快地跑到恩师家,还没进屋,就大声喊道:“蒋老师,蒋老师,拿到了,我拿到了。”恩师走出屋来,惊讶地问:“你拿到什么了?这么激动。”我急忙说:“通知书,通知书啊。”恩师接过通知书端详了一会,喜不自胜地将我拉进屋里,和颜悦色地对我讲:“你将步入教师的行列,今后主要的工作就是答疑解惑,去深造时可要加强教书育人理论的研习,掌握扎实的教书技能……”后来又是恩师将我送到学校,再三叮嘱讲过的话便转身离去。望着恩师慢慢远去的身影,我觉得他是那么亲切,那么高大。

                                     心系教育的激情
    时间真快,两年过去了。1976年8月,我毕业分配到梁平县礼让小学。刚到学校的第一天,人生地疏,我背着被子,提着行李被学校后勤人员带到一个大教室,只有课桌凳,没有床铺。吃完晚饭,准备以课桌当床休息时,已调至礼让中学任教的恩师找到了我。我俩在昏暗的灯光下,谈教书育人、管理学生、待人处事。送走恩师,我感慨万千,恩师的至仁至爱,何以为报!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被村小负责人带到离中心校几公里的新拱大队任教。由于吃苦耐劳,工作踏实,引起了区、校领导的关注,次年就调到了中心校任教。组织信任,领导重视,恩师关爱,极大地调动了我工作的积极性,近乎狂热的我在三尺讲台上施展拳脚,我所学的知识和教学技能,在年级公开课、全区公开课,乃至全县公开课上得到充分展示。担任包班教学加早晚自习的工作艰辛,凡是在农村教过书的教师都能体会,在1982年全县小学毕业统考时,我教的班以语文平均82.8分、数学平均94分的成绩在全县崭露头角。1983年1月,我被万县地委、行署授予优秀教师称号,并出席了会议,次月又被梁平县委、县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我拿着两本大红的荣誉证书,提着特意从万县带回的两瓶大曲酒给恩师报喜,得到了恩师的赞许和鼓励。
    “……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肌肤。”这句话是我少年时恩师单独对我讲的。有意思,有应验。1983年8月,我被县里提升为学校教导主任,1984年8月被破格提升为全县最年轻的校长。恩师知道我被任命的消息后,一放学就来到我的办公室,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嘴上连声道:“恭喜,恭喜,恭喜秦校长。”我当时挺不好意思,红着脸答道:“感谢,感谢,感谢蒋老师。”那天晚上,恩师和我既像父子相聚,又像兄弟相逢,痛快地喝了一次酒,边喝边回忆往事,边喝边畅谈未来。
    从那时起,我和恩师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交流的范围越来越广,感情越来越深,我工作的劲头越来越大。学校的教风和学风日趋浓厚,育人质量位居全县同级同类学校前茅,1985年9月被梁平县委、县政府评为先进集体。
    不久,县教委认为我管理学校有一套,我先后被调到薄弱学校顺安、新华学校工作。我到学校,着力抓教育教学质量和硬件建设。刚到新华小学时,看到破烂不堪的学生教室,狭窄低矮的教师宿舍,我的心难受极了。后经多方努力,求得当地政府支持,短期内将学校变成花园式学校。环境得到改善,师生面貌焕然一新,教学质量迅猛上升,相继接待过乐山市和长寿、巫山、云阳等县领导的实地考察,他们看了后都赞不绝口。我清楚地记得,乐山市来的一行人中,有一位细心的领导,看到学生表演节目、老师讲话的石台子下方,刻着“有用莫忘师,怀才要为民”十个大字,说:“这十个字很有意境,刻在这种地方,相当有启示作用。”
    是的,这十个字是我题的,是为了提醒自己时刻不忘改变我命运、改变我人生的恩师,更主要的是呼唤所有学生和过去当过学生的人,要做于国于民有用的人。要记住我们写的每一个正确的字,说的每一句话,都源于老师的心血和汗水。当你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时候,别忘记有老师的一份功劳。当你功成名就的时候,要自觉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弃贪弃腐,廉洁自律,“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为人民利益出发,为人民的福祉着想。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