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课堂内外社教中心”进行关注,了解更多社区教育相关资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心下一代 > 趣味人生 >

让革命传统代代传

时间:2017-11-06 13:44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让革命传统代代传
           ——福建教育关工委来渝研讨参观记
       文┃福建省莆田市教育局关工委  林闻功
   

    今夏,笔者有幸参加教育关工委在重庆召开的全国青少年“五好小公民”主题教育读书活动研讨会。我们福建教育系统关工委的“五老”先听了课堂内外杂志社关于创“中国驰名商标”等典型介绍,各自交流了上一届“阳光校园·我们是好伙伴”主题教育读书活动的做法体会,并就新一届“红旗飘飘,引我成长”主题教育读书活动的初步打算和建议,畅所欲言,各抒己见。这贵在相互启发,取长补短,做到互相促进,各有所获,让新一届主题教育读书活动再上新台阶。
    会议期间穿插组织参观重庆一些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和名胜古迹,特别是红岩革命纪念馆和歌乐山渣滓洞、白公馆旧址,让我们深受教育,深有所感。
    红岩革命纪念馆和八路军重庆办事处相近,再现了1945年国共重庆谈判的历史,就像一部栩栩如生的革命历史片,让人温故知新,催人奋进。当年二战接近尾声,日寇将无条件投降。中国经过八年艰苦抗战,满目疮痍,急需医治战争创伤,和平建国。但国民党靠美帝撑腰,妄图通过内战,独占抗战成果,吞并解放区。其时我军只有120万人,不及国民党的三分之一,而且被分割为19块根据地,装备是小米加步枪,远不如国民党的飞机加大炮。敌我力量对比悬殊,我军显然处于劣势。蒋介石居心叵测,依势压人,为欺骗人民,一边抓紧备战,一边反复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当时的重庆,军警特务多如牛毛,无疑在演“鸿门宴”。但为了民族大计,毛泽东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毅然亲赴山城。毛泽东敢入虎穴,这太让人出乎意料,就连当时的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也不能不赞:“简直像在好莱坞!”
    正如《毛泽东选集》(第4卷)中《关于重庆谈判》所写:“这一次我们去得好,击破了国民党说共产党不要和平、不要团结的谣言。他们连发三封电报邀请我们,我们去了,可是他们毫无准备……谈判的结果,国民党承认了和平团结的方针。这样很好。国民党再发动内战,他们就在全国和全世界面前输了理……”当时毛泽东、周恩来等来渝谈判,用事实向各界人士表示中国共产党人热爱和平的强烈愿望,揭露蒋介石假和平、真内战的面目。果然,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冒天下之大不韪,竟撕毁自己签署的停战协定,大举向中原解放区进攻,全国内战爆发。面对来势汹汹的430万国民党反动军队,毛泽东语出惊人地指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今天,人们来此观瞻,伫立于伟人毛泽东、周恩来等浮雕前,无不肃然起敬!
    接着,我们来到歌乐山渣滓洞、白公馆旧址参观。听着讲解员介绍,来者边听边看,无不感慨万千:当年这里曾演出重庆黎明前最黑暗、最让人惊心滴血的悲剧。渣滓洞原为采煤的窑工宿舍,因渣多煤少而得名。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沟,分内外两院,内院关押犯人,中间是个放风坝,外院是特务办公和拷打审讯犯人之地。刑审室依旧排着老虎凳、吊绳、竹签、铁钳等刑具。当年由武装特务看守,以机枪封锁全狱。四周电网密布,岗哨林立,与世隔绝。关押人员主要是“六一”大逮捕案的要犯、华蓥山起义失败被捕者、《挺进报》案被捕人员、“小民革”地下武装案被捕人员、上下川东三次武装起义被捕人员等。最多时关押300多人,多数被杀害,从这里死里逃生的寥寥无几。
    白公馆原为四川军阀白驹的别墅,关押在此的都是军统特务认定的“重要政治犯”,多时达200余人。抗日爱国将领黄显声,共产党人宋绮云和夫人徐林侠、孩子“小萝卜头”等都被关在此处。其中几处秘密囚室曾关押过廖承志、叶挺将军、杨虎城将军及夫人谢葆贞。人们参观此地,缅怀先烈,他们那可歌可泣的事迹,着实叫人心潮澎湃,久久难息。
    如当年押在男牢的原重庆地下党负责工运的书记许建业,因叛徒出卖,他在此遭受48种酷刑,遍体鳞伤,面目全非,拒不投降。他曾对特务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掷地有声地说:“还有多少刑罚都搬出来吧,我要叫一声痛就不是好汉!”表现着革命者的铮铮铁骨。不久,他和李大镛等就被押去刑场公开杀害。他们一路上唱着《国际歌》,高呼口号,从容就义,围观的山城市民被感动得泪如泉涌!
    又如闻名海内外的江姐(江竹筠)因叛徒出卖被捕,她骂叛徒“他们居然卑鄙无耻地活着,但在我们心里,已经是发臭的僵尸!”据说1962年出版的《红岩》小说,其中有关《挺进报》的感人介绍,使陈然英名远播,然而这《挺进报》实际是与江姐假扮夫妻的党员彭咏梧领导并创办的,而发行又是由江姐具体负责,每次秘密策划、惊险投递,他们都费尽心血。因为要保密,诸多内情连周边人也不得知,所以历史真相就这样被埋没,令人感叹,但江姐在狱中不屈的精神,已够感人。她看到彭咏梧被杀,身首异处,化悲痛为力量,仍坚持站在“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第一线,远离幼子,深入川东,继承彭咏梧烈士的未竟之业。在被捕后,她又把牢狱当战场,为难友龙光章开追悼会,送挽联:“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几经残酷严刑逼供,她身体变形,特务却没能得到任何有用的口供。特务问她真名是否是“江竹君”?她灵机一动,决定改名,以表心志,便道:“对,我名叫江竹筠,筠上面是竹字头,下面是平均耕地财富的均,可别写错了!”这即兴改的名,谁料从此成了一个闻名遐迩、叱咤风云的英名。敌人要她交代组织,她骂:“你们这帮狗,整断我的手,杀我的头,要命一条,要组织,没有。”特务劝她“学冉益智等(叛徒),只要交代组织,马上可改过自新。”她又针锋相对、入木三分地骂:“他们是狗,乱咬人,我是人,学他们干啥?”特务指着刑具呵斥,她鄙夷地斜视刑具,说:“别说这,就是马上砍我的头,也砍不出啥组织来。”狱友们不时听见敌特声嘶力竭的嚎叫和江姐的怒骂声,接着便是一阵沉寂。受过酷刑的狱友知道,这是江姐又被拷打得昏死过去了……
    革命者以血写历史,时间很快到了1949年初秋,人民解放大军已逼近西南,重庆及西南国民党反动派惶惶不可终日,却一边负隅顽抗,一边疯狂镇压人民,连蒋介石也亲自带领特务头子毛人凤两次到重庆施压,一场大屠杀的腥风血雨已笼罩在歌乐山上空。10月1日,北京传来新中国成立的喜讯,这里的特务已是惊弓之鸟,垂死挣扎。11月14日,敌人狗急跳墙,江姐等30多位革命者被杀,一片血海,铁石流泪。11月29日,重庆解放,红旗招展,欢声雷动。这正是“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人民翻身之日,就是反动派难受之时。渣滓洞看守长徐贵林等双手沾满烈士鲜血的刽子手,很快被重庆警备司令部公开判处死刑,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悠悠历史情,放飞中国梦。历史告诉人们:顺历史潮流者必胜,逆历史潮流者必败,除此,别无他哉!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