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课堂内外社教中心”进行关注,了解更多社区教育相关资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心下一代 > 趣味人生 >

纯洁、透明、甜美的情——浅谈长篇小说《阿莲》中人物形象阿莲与明亮

时间:2017-11-06 14:18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纯洁、透明、甜美的情感 
           ——浅谈长篇小说《阿莲》中人物形象阿莲与明亮
              文┃湖南省教育厅关工委  刘定中

  我读汤素兰的长篇成长小说《阿莲》,读一个山村女孩的成长史,读那些普普通通的人物,普普通通的故事,普普通通的山水,读得爱不释手,读得如醉如痴,好像就在读70多年前的自己,自己身边的那些人和事,自己家乡的那些山和水。一部儿童文学,如此纯净,如此优美,如此抚慰灵魂,而最动人的是阿莲与明亮的故事。明亮与阿莲一样,用清纯天真的眼睛看待生活,袒露着胸怀面对世界,微笑着拥抱美丽的梦。

                   山里孩子憧憬外面的世界
    出生在山村的孩子,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山,“头顶的蓝天像一个巨大的锅盖,锅盖的缘扣在天边那些遥远的山岭上”,因此,仰望着山与天连接的那条线,每一个山里孩子都有同样的热切心情,盼望着看到山那边的新奇。生长的家庭环境不同,对山外的世界懂得的多少也就不同。阿莲的爸爸只读了小学,常年在外面修铁路,妈妈没有读过书,天天在别人家做衣服。爸爸妈妈从来没有给她说过山外面的世界,“村里许多地方她都没去过”,“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漫山遍野地跑”。明亮就不一样了,爸爸是将门之子,妈妈小学毕业,不仅教他识字,而且把他们知道的山外的精彩都说给他听。因此,阿莲第一次与他相遇,便惊奇地发现,他在大声地念她陪阿公贴在茶亭墙上的神符。当阿莲好奇地问山的那边有什么时,明亮从南边的山那边还是山,特别是有山里尽是煤的乌云山、火车站,说到东边的大河对面的山中有一条公路直通县城、省城。“出了省城还有全中国,出了中国还有全世界”,“地球是圆的,地球的那边住着外国人,他们是白人,长着蓝眼睛黄头发高鼻梁”,“还有黑人、红皮肤的人和棕色皮肤的人呢。黑人全身都是黑的,像炭一样”。对于那个没有电、没有电视的年代,夜里照明靠油灯的山村尚未入学的每一个孩子,明亮说的这些,都会让他在心里对山外的世界升起无限的神往。当明亮和阿莲站在尖峰山顶的巨石上,把双手合成喇叭,对着空旷的天空和崇山峻岭大声喊:哟嗬——哟嗬——哟嗬——,一时间山鸣谷应,稚嫩的童音在天地之间回荡,他们对山外世界的无限憧憬得到了尽情抒发。

                   山里孩子向往知识的殿堂
    在中国的广大乡村,在阿莲生活的那个年代,山里孩子的出路只有两条,一条是求学读书,一条是报名参军。大山深处走出来的我,走的是“读书——参军——读书”的路,对此有深切的感受。因此读到阿莲、明亮求学读书的场景,感到特别亲切,共鸣油然而生。明亮告诉阿莲,明年春天才去上学。阿莲马上说我明年春天也上学。读书,是5岁的阿莲,6岁的明亮的共同心愿,也是所有山里孩子的共同心愿。我清楚地记得,我满8岁时,看着比我小3岁的富裕邻居的孩子上学了,哭着闹着要去读书,妈妈只得将家里仅有的一头小猪卖了给我做学费,让我读了半年小学。因为没钱,后来才进学
校读书。山里孩子不仅愿读书,而且肯读书,会读书。明亮和阿莲成了同班同学,学业成绩都非常优秀,犹如比翼双飞的金凤凰。学校的课本已经不能满足他们求知的渴望,阿莲居然当着梅伯伯把伯母壁橱上的《采莲曲》流利地背了出来,听说梅伯伯家里有书,就迫不及待想借来读,可是自己双脚生了禾毒,又红又肿不能走路,恰好明亮来了,帮阿莲到梅伯伯家借来了连环画《小八路》。“在由竹凉床和蚊帐搭建的城堡里,阿莲可以点起煤油灯,看白天看过的连环画。”整个暑假,阿莲和明亮把梅伯伯收藏的几十本连环画看了个遍,阿莲居然能编出小八路虎子在狼牙山打日本鬼子的故事讲给明亮听,令明亮十分惊奇。
    山里孩子认定的求学读书走出大山的路,犹如马拉松长跑,不,比马拉松长跑更为艰辛。在走出大山的路上,不仅会遇到难解的方程式,还有人为的陷阱。阿莲与明亮初中毕业考高中,如果考取县一中,就走出了大山,走进了县城,这是决定人生命运的重要一步。因此,参加提高班的学生都很努力,“白天认真学习之外,晚上也自觉到教室里去复习”“夏天天气热,蚊子又多,他们一个个汗如雨下”。明亮与阿莲更加刻苦,阿莲要人把以前晚上躲在蚊帐里看书的镜灯带来了。中考结束,阿莲与明亮对了答案,两人考得一样好,明亮收到了一中的录取通知书,连平时成绩比他们差得远的小青也考上了县一中。到了八月中旬,八都中学的录取通知书都发完了,阿莲没有考上高中。阿莲自己不相信,明亮不相信,初中李校长不相信。于是,李校长去查,但什么也查不出,最后只得本片的八都中学增录一个,阿莲还是没有走出大山。而在县一中的原始录取名单上写着:“阿莲,八都千丘田村。”她被人偷梁换柱顶替了!但人为的陷阱并没有困住阿莲,她凭着自己的聪慧和刻苦,走出了大山,走成了一中的“著名校友”。

                  山里孩子拥有纯朴的情感
    山里人像土地一样质朴,《阿莲》这本书中出场的个个都是好心人。明亮一小家,阿莲一大家,两家都有优良纯正的家风。家风是每个个体成长的精神足印,是不可或缺的精神血脉。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是孩子的第一课堂,一个人的成长有没有受到好的家风熏陶,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什么样的家风,往往就有什么样的价值观、人生观,家风甚至影响和决定人的一生。阿莲的阿公阿婆,明亮的爸爸妈妈,是他们最好的老师,给他们上了人生的第一堂课。因此,他们都很优秀。
    明亮和阿莲是同龄人,明亮仅仅比阿莲大一岁,他们不是兄妹却亲如兄妹,拥有的是少男少女的纯情,像刚刚涌出的山泉一样透明质朴,没有一丁点灰尘,没有一丁点杂质。你看,大雨中,山路上,明亮打着雨伞在前头开路,阿莲背着弟弟,穿着雨衣跟在后面,下坡时,明亮伸出一只手拉住阿莲的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着,这样一直把阿莲送到家。阿莲腿上长了禾毒,明亮送来一瓶紫药水,并告诉阿莲用盐水洗,好得快。更让人感动的是,阿莲一个人去八都中学读书,走到石桥边第一个三岔路口,只见石桥的桥栏边有一个白色的箭头,箭头的方向有一行字——八都中学由此去。一路上,每到一处岔路口,阿莲都能看到一个白色的箭头和一行熟悉的字。原来,为了让阿莲不迷路,明亮提前两天在沿途用白色涂料写好了这些路标。难怪阿莲看到石桥边的字和路标时,心里的凝重和孤寂顿时烟消云散,“她心里仿佛飞出了一只快乐的小鸟,她跟着那只小鸟,朝着箭头的方向奔跑起来”。
读到这里,我的心里也飞出了一只快乐的小鸟,跟着汤素兰的描写飞起来。我睁大惊奇的眼睛,惊奇如此精彩的细节,把阿莲与明亮的纯情表现得如此入木三分,淋漓尽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