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心下一代 > 人物写真 >

84岁退休教师的助学“长征路”

时间:2014-11-10 15:38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84岁退休教师的助学“长征路”
                       ——记全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文非
                         湖南省益阳市政协办公室  李  保

 “看到这样的‘战果’,我真的很想打退堂鼓,但一想到孩子们渴望读书的眼神,脚步就不自觉地往前走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文非记忆犹新。为了坚定助学的信心,文非写了一首诗来勉励自己:“募捐助学走他乡,笑对白眼心坦荡;希望工程千秋业,岂能愁眉计短长。”

    在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有一位老人,21年如一日,拄着竹棍,背着干粮,踏遍了石门县白云乡方圆163平方公里的山村,走访了数百个贫困家庭,接触了数百个在读的中小学生。他辛苦奔忙只有一个目的:助学。21年来,老人共募得捐款150余万元,让455名濒临辍学的学子得以继续求学深造。他,就是今年84岁高龄的石门县白云乡退休教师文非。

                           

                              我们的孩子我们来救
      1993年2月的一天,文非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令人心酸的一幕:一位老奶奶带着10多岁的孙子艰难地行走在山路上。我问孩子读书了没有?他奶奶唉声叹气地说饭都没得吃,哪有钱读书。原来孩子父亲患肝癌去世,母亲在一次事故中腰椎骨断裂,失去了劳动能力。听了老人的叙述,文非心里很不是滋味。1993年4月,中央电视台《观察与思考》栏目派了一支调查组来白云乡了解孩子失学情况,拍成专题片并在节目中播放。屏幕上,失学孩子渴望读书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文非的心。文非回想起自己的求学之路,是老师们连续的救助,他才得以完成学业。文非迸发出一个想法:我们的孩子我们来救!
      1993年8月18日,文非召集了26名退休教师,建立“扶贫助学基金会”,动员社会力量,共同救助山区失学的儿童。大家一致推选文非担任会长,文非特意在自己陋室写下“不愁落日近黄昏,甘献余热救孩子”的诗句。从此,漫长的助学“长征路”开始了。

                          

                           非比寻常的助学“长征路”
      助学不是一句空话,拿什么救助?救助谁?文非为此迈上了数十年的走访摸底与寻资筹资之旅。
      他走出家门,翻山越岭,走村串户,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基本弄清了贫困家庭失学儿童的情况,摸底的数据触目惊心。不到3万人的白云乡,因父母双亡、病残、天灾人祸等原因,失学儿童高达140多人。
      为保证每一位贫困生资料的真实,资料中必须有班主任介绍信、学校介绍信和村组证明盖章。文非到每名贫困学生的家中和所在学校走访,差旅费全是自己掏腰包。刚开始,人们很不理解,以为他打着为孩子募捐的幌子,为自己谋利,文非遭遇了很多白眼。一次,他到一个地方去募捐,凭着熟人关系,三天时间也只募得25元。“看到这样的‘战果’,我真的很想打退堂鼓,但一想到孩子们渴望读书的眼神,脚步就不自觉地往前走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文非记忆犹新。为了坚定助学的信心,文非写了一首诗来勉励自己:“募捐助学走他乡,笑对白眼心坦荡;希望工程千秋业,岂能愁眉计短长。”
      一家一户,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上门募捐,不是长久之计,所募的善款也少得可怜。于是,文非把募捐的面由一个乡扩大到全县、全市、全省、全国乃至海外。他通过全面摸底,了解到在外工作的白云乡籍人员有1 100多名,为了与他们取得联系,获得他们的支持,他编印了《石门县白云乡在外地工作人员名册》,精心起草了募捐启事,印了5 000余份寄给石门籍在外工作人员。
      21年来,文非走南闯北,串村入户,行程达3万公里,“磨破了嘴,跑断了腿”,得到了2 100余人的爱心捐助,共募集资金150多万元。而他自己,不仅没报销一分钱的餐费和住宿费,还从微薄的工资收入中倒贴了2万余元。他曾先后荣获“全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湖南省首届慈善奖”“湖南省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先进个人”“湖南省关心下一代工作‘绿叶奖’”“常德市十大新闻人物”“ 常德市十大老人之星”“优秀共产党员”“石门县十大新闻人物”和“石门县扶贫济困之星”等数十项荣誉称号,奖给他个人的5 700多元奖金,他也全部捐给了基金会。

                         

                           一腔热情聚众力
      在文非的发动下,一大群爱心人士成为基金会的坚强后盾。他的老乡,南京大学教授苏群夫妇收到募捐启事后,当即捐出1 000元,随后又寄出1万元。2002年10月6日,苏群将夫人胡君道回常德过70大寿的7 000多元礼金全部捐作基金,并多方动员自己的同事和学生参与募捐。苏群去澳大利亚探望儿子时,也在华人社群中为基金会募得5 000多元。迄今为止,苏群夫妇共募捐18万元。
      受文非感召,在上海一家公司供职的白云乡籍大学生龚玉用,不仅自己捐款1.2万元,还发动3名同事每人对口扶助了一名贫困学生。2005年,龚玉用的新婚妻子周洁也加入到爱心助学者行列,资助了一名高中生。
      娄可华是北京大兴二中的老师,她看到文非的事迹后,觉得“一个70多岁的老人还在为孩子们奔波,很不容易”,从2003年开始每年捐款1 200元。
      江苏省经贸委一名干部2003年捐款3 400元,资助一名孩子完成了学业。两年后,他又给文非打来电话说:“你们把捐款落实得很好,从今以后我每年捐款3 000元。”
      文非的义举也深深影响了他的家庭,家人和亲戚先后捐款近万元。爱心队伍不断扩大。如今,基金会已在南京、上海、广州、大庆、乌鲁木齐、旧金山等地设立了13个募捐点,每个点聘请一位热心负责的联络员,形成一个国内外的募捐助学网。到目前为止,捐款者已达到2 100多人,捐款人遍及全国29个省市及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四大洲。
      文非深知,扶贫助学基金会的笔笔捐款都凝聚着深深的家乡情和助学心,管好、用好基金才能不辜负捐资者的希望。为此,基金会制订了严格的操作程序。用文非的话说:“每一分钱都用到刀刃上,做到一滴水救活一根苗。”如何管理募得的基金,文非颇费了一番脑筋。基金会对收得的捐款笔笔有账,分文有据,由不同的人担任会计、出纳和财务进行监管。每一笔开支,都需要基金会的9个人签字同意才能够报销开支,仅限于邮资、电话费、部分车费和打印费,坚持月结年结,并通报有关单位,申请审计。
      厚厚一叠贫困学生情况登记表,不能应助尽助的窘境,让这位84岁老人肩上的担子非常沉重。一元一元地讨回来,几百几千地付出去,文非感到力不从心,但从获助学生的笑意里,获助家长的感激中,他满足了。

                         

                           助学更重育人品
      对于受助孩子,除了给予物质上的资助外,文非还从精神上进行鼓励。他搜集自强不息的学生典型事迹,整理成《磨砺集》,印了600多本,把这份特殊的精神食粮送到每个贫困生手中,让他们学有榜样,赶有目标,激励他们甘守贫穷,迎难而上,拼搏成才,报效社会。
      为了培养这些贫困孩子的感恩之情,文非每学期都要到各学校召开救助孩子座谈会,要求他们每学期都向资助人汇报思想学习等情况,感谢他们的仁爱之心。受过资助的学生,部分已经走上社会,有的成为教师,有的成为公务员,有的当上老板,但他们都没有忘记回报社会,都在进行爱心接力,伸出援手帮助失学孩子。
      1994年8月,文非到白云乡水溪峪村调查,获悉品学兼优的学生谢辉琼考上常德师范学院却无钱上学,及时把350元学费送到谢辉琼家中。此后,谢辉琼成了文非关注的对象,读书期间,文非共为她募集了2 000余元的资助金。1997年,谢辉琼毕业后,主动申请回家乡任教,第一次领工资,就为白云乡扶贫助学基金会捐款100元。她说:“没有文爷爷,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要把青春献给家乡。”
      获基金会救助完成学业,后被推荐到长沙工作的龚华玉,联合旺旺医院的5位同事,从2007年起每年出资3 000元,资助石门一中的贫困学生,“复制”自己的成长之路。现就职于湖南省交通厅的黄银同学,3年来为基金会捐款2 500元,2013年他又单独帮扶一名贫困小学生王伟,每学期出资1 000元。早年丧父而获助的文书辉参加工作后,第一次就捐款2 000元。被救助过的龚玉浓在一边打工、一边求学,经济条件也不宽裕的情况下,捐出2 100元给基金会。每年暑假,文非家里的“爱心学习班”都如期开班,受助的大学生们在这里辅导湖南雄黄矿附近的子弟们,用知识为自己挣学费,培养和锻炼自己的社会实践能力。
      21年来,他苦了自己,亏了小家,但他从不后悔、不言弃。“不愁落日近黄昏,甘献余热救孩子。”——这是他的自勉,也是他为了贫困孩子不顾年高体弱,不辞辛劳,四处奔波的最好写照!有人说:“文非你都这把年纪了,为什么还要拼死拼活地干?到底图什么?”对这些闲言碎语,文非都一笑了之。因为他说过:人,只有多为别人着想,精神才有寄托,生活才有阳光,生命才更有意义。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