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区教育 > 理论纵横 >

国外社区音乐教育的实践及其启示

时间:2011-10-10 11:02 编辑: 点击:
  

                                                  马达

自196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终身教育宣言”,以及1972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编写出版的调查报告《学会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提出的“终身教育”、“终身学习”的理念以来,终身教育、终身学习思想普遍为世界各国所接受,终身教育、终身学习理论对许多国家的教育政策、教育体制、教育结构、教育模式等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国家教育部1998年12月颁发的《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中指出“终身教育将是教育发展与社会进步的共同要求”;“开展社区教育的实验工作,逐步建立和完善终身教育体系,努力提高全民素质”;“到2010年,……基本建立起终身学习体系”。[1]
    社区教育是社会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落实终身教育的一种重要形式。“所谓社区教育,是指在一定的地域内,有组织地利用各种教育资源,开展旨在提高社区全体成员整体素质和生活质量,服务于区域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体现教育社会一体化的教育活动。” [2] 社区音乐教育是社区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学术界对这方面的探讨较为薄弱,因此,研究借鉴国外社区音乐教育的成功经验,应是社区音乐教育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
    一、社区音乐教育的国际组织及其作用
    成立于1953年的国际音乐教育学会(ISME)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属下的一个音乐教育国际性组织,在它下属的7个专业委员会中包括社区音乐活动委员会(CMAC)。1953年6月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召开的国际音乐教育学会成立大会上,大会提出的主题是“音乐在青年和成人教育中的作用”,会议的目的是研究与非专业音乐教育有关的全面问题。会议上,ISME社区音乐活动委员会主席依贡·克劳斯(〔德〕Egon Kraus)在提交的该委员会工作报告中提出了有关加强社区音乐教育的建议,他认为有必要在社区生活中恢复演奏和享受音乐,使之成为社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请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一次调查:(1)各国鼓励在所有社区生活中心和通过各种青年和成年人教育组织在业余时间里欣赏和演奏音乐的方法。(2)专门培训领奏者所使用的方法。该委员会还提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国际音乐理事会、国际音乐教育学会以及一些相应的国内国际组织合作,共同促进提供和传播在社区进行音乐活动并不断提高所需的信息、文件和材料。关于大众宣传工具,委员会希望更加注意对高质量音乐作品的选择和传播,应提醒那些对大众宣传工具节目中作品及其传播负责的公共和私人机构,节目和录音应在音乐教育专家的密切指导下准备。对音乐教育比较落后的国家,委员会推荐简易、质量高的特别节目,这种节目会逐渐提高人们的音乐欣赏能力、品位,增长人们的音乐知识。[3]
    ISME社区音乐活动委员会在推动各国社区音乐活动和社区音乐教育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协助许多国家制定和评价社区音乐活动和社区音乐教育计划。作为ISME社区音乐活动委员会的学术专家,韦伯勒(K.K Veblen)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经过10年的社区音乐活动和社区音乐教育的考察和研究,认为社区音乐活动包括正式和非正式的音乐活动,在北美,音乐的这些领域是相互依存或者相互影响的,社区音乐总是在特殊的社会背景下成型和发展的。由此,他提出了在实施社区音乐计划时所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1.社区音乐计划中的音乐种类
    社区音乐计划的中心议题包括积极的音乐活动、表演、创作和即兴演出。允许各种类型的音乐并存,它们都可能是文化和艺术的一部分,可以和各种庆典、仪式、宗教活动、比赛和教育各方面结合起来。
    2.实施社区音乐计划的意图
    社区音乐计划的特点是强调终身学习、人人参与。社区音乐计划的领导人经常强调音乐所具有的凝聚人心、培育个人和集体的力量。某些社区音乐计划跟学校和大学挂钩,为有才能的人提供机会。另一些计划则通过和医院、儿童保育中心、监狱或者管教“危险的”和剥夺了公民权青年的机构合作,强调音乐、艺术的治疗和提高社会道德的作用。有些则通过社区音乐教育开发人的创造力。
    3.参与者
    社区音乐的特点是通过在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社区音乐计划,吸引众多的参与者。它以不同的计划来适应不同年龄、文化、能力、社会经济背景、政治和宗教信仰的人群。有些计划把音乐带给“贫穷”或“被边缘化”了的人群;有些计划关注新来的移民,使他们尽快适应新的文化环境;有些计划为初学者提供纯粹的美学经验。总的说来社区音乐包容了众多的音乐类型。
    当然,世界各地对社区音乐专业工作者有各种不同的称呼。英国和欧洲叫社区音乐工作者,其它地方有叫社区音乐家、社区音乐教员和社区音乐训练员的。虽然叫法不同,他们的任务都是“教导者”,担负着音乐教学、督导、顾问、主管的任务。
    4.教学、学习和教学互动
    社区音乐教育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有幸参加社区音乐学习的学生往往不受职责的约束,他们自己学习、自我发展,这样就出现了多种的教学关系,个别参与者发生从观察者、到参与者、到创作者、到领导者的转变。由个人对集体的责任变为集体对个人的责任。社区音乐的领导者和学生往往不受正规课程“计划”的约束,正规课程计划是按照目标、课题、观念、评价标准等等组织的。社区音乐教学模式往往采用灵活的、开放的、互动的形式;在学生评价方面,通常采取由善于思考的社区音乐工作者引导能自我思考的初学者进行连续的、建设性的个人评价形式,没有正规的评价(评定等级、成绩等),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强调下列一种或几种的定性评价:令人满意的音乐制作、自我表现、个人的创造性、艺术才能、乐观、自信等。[4] 这里,韦伯勒论述了社区音乐教育的作用、目的和方式,为社区音乐教育提供了一种发展模式。
    二、政府的支持
    21世纪以来,英国政府开始重视社区经济文化建设,下拨了大量的资金进行改善社区生活的实验;这是一项跨越健康、就业、教育和文化各部门的项目,名为“联合思考”。政府试图调动这些部门的主动性,除了“提高生活质量”议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目标,如:“提高贫困社区经济和社会活力,以减少犯罪、失业和疾病;”“提高入学率,并通过支持学习计划接受较高等级的教育。”[5] 在这个实验项目下,社区音乐教育也得到英国政府大量的资金支持。这样大学就可以着手新的社区音乐培训计划或者扩充现有教学大纲,例如伦敦够尔斯密斯(Goldsmiths)学院、英国约克(York)大学、利法儿普尔(Liverpool)艺术学院、贵尔德哈尔(Guildhall)音乐学校、爱尔兰世界艺术中心等。除了这些“正规的”培训和学习机构外,许多当地组织和团体也承诺在各方面扶持社区音乐教育。一些社区音乐组织应运而生,譬如“社区音乐威尔士”(Community Music Wales)就是这样一个社区音乐组织,创造性的音乐制作是社区音乐威尔士的中心,也是它的目标。他们认为,音乐给人们生活带来享受,音乐给人以教育、增长见识、受到鼓舞,这些都是一种生活享受。对于个体音乐学习者,社区音乐威尔士提供有经验的社区辅导员、设备和建议,支持他们写作、表演或者录制他们自己的音乐。又如,嗖德森斯(Soundsense),这是一个英国社区音乐工作者组织,信奉音乐创作能使人人受益。因此该组织认为社区音乐最简单的定义是“为人民创作音乐”,每个人在一生的某些方面都被音乐感动过,音乐可以沟通、鼓舞、激励、感化人们,可以在很大范围上表达感情和经历。社区音乐将音乐工作者和人民联系在一起,使他们能积极地享受音乐、投身音乐。英国社区音乐教育所取得的成就,除了政府的支持之外,重要的是社会的参与、开放性和个人的需要。
    在北欧国家,音乐被看作是在情感的自我表现和健康的流露方面有重要的意义。因此他们有着历史悠久的支持不同层次的社区音乐培训系统。19世纪30年代,瑞典、挪威和丹麦就建立了第一批社区音乐学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些学校重新活跃起来,仍然成为社区音乐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60年代以来北欧社区音乐计划的资金已纳入这些政府的财政预算。
    澳大利亚社区音乐纲要基金开始于1978年,列于联邦政府艺术基金项目之下。其后,数额不断增加,专款专用,不受任何教育机构的约束。澳大利亚音乐理事会(The Music Council of Australia )支持利用网络来促进澳大利亚社区音乐的发展。澳大利亚社区音乐活动由社区成员选举出来的管理委员会直接领导,这意味着社区音乐活动和任何商业音乐活动分开,和国家控制的教育系统分开。任何特定社会的国家教育系统中音乐教育的优缺点都会对社区音乐活动的方向和能力产生很大影响。总之,在澳大利亚社区音乐活动是由范围广泛的许多元素组成,这些元素对发展艺术、教育、文化生活、经济、社会和谐与社区凝聚力都有很大贡献。
    美国学校音乐教育起源于18世纪初的社区歌咏学校。歌咏学校作为当时社区音乐教育的主要形式,为美国早期社区音乐教育的发展作出了贡献。美国早期学校音乐的领导人皮特·德克玛(Peter Dykema)将社区音乐定义为“可能存在于社区里的各种形式的音乐”。从20世纪20年代至20世纪50年代,经常用“为每一个人的音乐”(Music for Everybody)这口号来推动社区音乐活动。社区音乐学校(学院)成为美国社区音乐教育的一个主要形式,他们提供广泛的音乐教育形式来吸纳众多的社区成员。政府提供专门的资金项目给予资助,同时他们也从公众、慈善机构和社区成员那里募集资金。其它社区音乐组织(如独立的合唱队、管乐队和民间组织)也有很大发展。越来越多的社区音乐组织利用互联网开展活动,因此必然有更多的人加入社区音乐组织的活动。[4]
    三、社区音乐学校的发展
    许多国家的社区音乐学校都将本土传统音乐作为主要教学内容之一,用各种教学方式,促使社区学员了解、学习传统音乐,培养一种热爱本土传统音乐文化的情感。许多社区音乐学校着眼于推动本土音乐的传承与教育,例如:葡萄牙森地穆(Sendim)的音乐传统中心、爱尔兰噢卡喔兰(O’Carolan)的爱尔兰传统音乐、歌咏和舞蹈夏季学校和日本的许多文化学校。瑞典的佛克穆斯克斯·胡斯(Rättvik, Folkmusikens Hus)社区音乐学校主要从事传统瑞典音乐教育,该校位于瑞典达拉纳(Dalarna)地区中部,社会习俗丰富多彩,特别是有演奏传统小提琴类乐器的传统;从这学校的网站上可以看到身着华丽民族服装不同年龄的小提琴手在一起演奏瑞典传统音乐。作为古典小提琴教师和传统小提琴教师,约那斯·侯尔曼(Jonas Holmén)校长将他的工作目标定位为建立一个内容丰富、可看性强的瑞典传统音乐的社区网站,通过社区网站,使更多的社区成员了解瑞典传统音乐。
社区音乐学校和公立学校往往都有联系,许多社区音乐学校的教师为公立学校上一些本土传统音乐的课程。如在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Christchurch)市的克赖斯特彻奇社区音乐学校,该校教师每周到公立学校为学生上课。还有各种“课余”、“校外”或“辅助课程”的社区音乐计划也在补充正规学校的音乐教育,譬如美国西南部的许多墨西哥流浪者乐队(Mariachi Band)都是课余的社区音乐组织,经常为学校学生演出。另一例子是纽约布弗法罗(Buffalo)的MUSE 社区计划,它为年轻人提供学习非洲、拉丁美洲和美洲文化的机会。
    传统西方文化组织(如交响乐队、西方古典音乐学校)往往和当地社区合作。如巴勒斯坦国家音乐学校,该校隶属于比则特(Birzeit)大学,它在拉马拉、伯利恒和耶路撒冷都设有分校,为青年和成年人教授阿拉伯和西方音乐。所学的乐器包括西方管弦乐队的木管乐器、钢琴和弦乐器。此外,还学习传统的阿拉伯乐器:乌德琴(oud)、卡农琴(qanoun)等。[4]
    加拿大的每一个社区都有属于自己族群的社区艺术活动中心或社区音乐学校。其中大部分的社区中心和社区音乐学校都开设有合唱、钢琴、弦乐、铜管乐、打击乐、舞蹈、美术等课程。音乐学习的内容不仅有古典、流行,也有爵士、摇滚,同时还有亚洲和非洲音乐等。学习对象有学龄前儿童、中小学生,也有在职的成人学生。社区还有各自的宗教音乐活动。加拿大的社区音乐教育不仅与市民的日常生活、文化生活息息相关,而且起着促进居民友好交往的积极作用。在以族群聚集的社区,文化中心经常举办与传统文化相关的音乐活动,还将本民族的音乐纳入学校音乐课程中。特别是那些极富民族色彩的民歌和器乐作品,都作为正式课程内容在教学中得以实现,使学生在了解音乐知识时接触更多的音乐及其多元文化。因此,中国、英格兰、苏格兰、乌克兰、印度、意大利及原著民的音乐活动都在加拿大的不同社区成为加拿大学校音乐教育的重要补充。[6]
    美国社区音乐学校(学院)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发展过程中,对美国社会普及音乐教育、提高人们的音乐文化素质以及高等音乐教育大众化的普及方面作出了很大贡献。经过长期的实践,美国社区音乐学校(学院)已形成一套完善有效的管理体制,政府对社区音乐学校(学院)的管理主要在州和地方两级,有些州设立了专门的社区学院管理委员会,委员会负责本州社区学院的审批、社区学院经费预算、确定教职员和学员人数、制定社区学院发展计划等。美国社区音乐学校(学院)的办学经费主要源于州政府、地方税收以及个人或团体的捐赠,所以,学生的学费较为低廉,许多社区音乐学院还设置奖学金,对经济困难的学生给予资助。办学形式灵活多样,学校的师资主要采用专兼职结合的办法,一般兼职教师在数量上多于专职教师,兼职教师多是社区附近大学音乐学院的教师。美国社区音乐学校的学生不受年龄限制,体现了社区音乐教育的全民性特点。譬如,位于波士顿西北部的印第安山社区音乐学校开设有“印第安山艺术班”,该校建于1985年,学校每周都开设有幼儿音乐课,以及其他音乐课;据该校校长E·克拉夫特介绍,学生最小只有18个月,而最大的已76岁。大多数成年学生都是那些不甘心让孩子独自在音乐中享受乐趣的父母和祖父母们,他们希望自己通过学习,能与孩子们一起演奏或欣赏音乐。近几年该艺术班发展很快,目前已有8000多名学生。此类社区音乐学校全美还有许多,主要集中在东北部地区。全国社区艺术学校联合会有41个州的221名集体成员,其中也包括印第安山音乐学校,据不完全统计,开设社区艺术课的学校总数已达400家。[7]
    四、多样化的社区音乐教育方式
    实施有创意的社区音乐计划是推动社区音乐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手段。譬如,1993年,一个很有才华的社区音乐家彼得·莫斯尔(Peter Moser)策划组织了“让摩尔卡比有更多音乐”的社区音乐活动计划,摩尔卡比(Morecambe)是英国海滨胜地。在过去10年彼得·莫斯尔创造了许多独特的项目,他开发了多种基金项目形式,由于他不懈的努力使摩尔卡比这一英国古老的海滨胜地在经济和文化上都得到许多效益。现在这里是许多社区音乐活动的所在地,如单人乐队庆典、各种音乐节、青年音乐节目、成人歌咏会、歌曲创作工作室、南亚和西方舞蹈音乐结合项目,等等。其中最流行的是“贝毕特”(Baybeat),一种打击乐器舞蹈乐队,对所有人开放,“贝毕特”的意思是“巴西桑巴舞的节奏和北非敲打拍子的结合”,以加勒比海和非洲最流行的舞蹈结束他们的活动。据李特斯(Letts)2002年估计,单就欧洲来说,就有5000个这样的音乐社团组织接纳大约320多万名不同年龄的学生。社区音乐计划一般采取一年一次音乐节、一次性活动和一系列工作室的形式进行。由社区音乐工作者和特殊委托人或互联网小组合作开展工作。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成熟和发展,利用网络开展社区音乐教育活动成为许多国家社区音乐教育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由于互联网没有地域界限,所以,便于社区音乐组织与各国各地区的相关组织和机构交流合作,共享资源。近年欧洲各国的社区音乐工作者都知道互联网对他们的工作有很大帮助,因而开始了许多跨越国界的合作。例如,2003年3月,英国、北欧、希腊、荷兰和葡萄牙的艺术委员会、社区团体和研究人员代表在爱尔兰摩尔卡贝尔(Morecambe)大学世界音乐中心开会,会上形成两点共识:尽管各国对社区音乐计划的观点和资金的支持有分歧,但是与会者都认为首先应该创建若干有支配作用的机构和网络。[4] 许多国家将社区音乐教育课程上传互联网,开展远程网络社区音乐教育。例如澳大利亚国家社区艺术网络就开设了社区音乐课程,向这一网络进行咨询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澳大利亚国家社区艺术网络是一个庞大的组织,这个组织向它的会员提供帮助、咨询、信息以及演示。会员包括社区艺术工作者、职业艺术家、学生、管理人员、艺术组织和社会上对艺术有兴趣的人士。这个组织使网络工作人员、会员和社区音乐研究活动人员互相保持联系,并随时紧跟社区音乐的发展形势。它的运作成功主要基于两个因素:其一,网络工作人员与从事社区艺术活动人士的密切联系;其二,社区艺术网络会员对该组织的宗旨与目的的理解。[8]
    五、在大学里培养社区音乐工作者
    社区音乐工作者包括社区音乐教师和社区音乐活动组织者。近年随着各国社区音乐教育的发展,缺乏有经验的社区音乐工作者成为制约社区音乐教育发展的一个瓶颈。为此,许多国家出台了相应的对策。譬如,澳大利亚社区音乐国家联合咨询报告早在1986年就建议要成立专门负责社区音乐教育的第三级教育机构,以为培养社区音乐工作者打下一个教育发展基础。1987年,由澳大利亚议会音乐委员会在悉尼举办的第二届国家社区音乐大会上,上述建议受到高度的赞同。这一建议在1988年举行的州社区音乐大会上也同样获得了广泛赞同,此次会议由西澳大利亚主办,在澳大利亚,这是首次区域性的社区音乐会议;这次会议同时也负责指导西澳大利亚大学音乐系去进一步发掘社区音乐培训的各种可能。
    在此背景下,西澳大利亚大学音乐系开设了社区音乐研究生课程,并于1990年2月开始对第一批学生授课。这门课程除了介绍有关澳大利亚社区音乐网络及其历史的知识外,还要扩展学生的音乐技能,增加他们在这一领域里掌握艺术规律和业务管理的知识。这门研究生课程安排为一年全日制学习或两年半日制学习,它包括三个核心单元:第一单元是社区音乐实践,它包括对当前的音乐,特别是新音乐(运用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和广泛的曲目研究。第二单元是社区艺术研究,包括研究社区艺术实践原理、社区艺术宗旨、吸取社区工作人员的经验以构划出更为详实的社区工作计划;在这一单元中,学生们将花费几周时间与一些组织或机构实际运作社区音乐计划,这期间还必须在西澳大利亚政府艺术部门里进行实践学习。第三单元的内容涉及经营管理、艺术法规、财务、市场、资源(资金、网络、经营策略)、调查、资料与评估以及劳资关系。该门课程的教学,还考虑到每个学生不同的强项和弱项。入学办法按照现行的大学招生规则,先决条件是必须已获得一个音乐方面的学位,并至少有两年的专业工作经验,对条件合格者在入学前要进行面试,每年最多招收5名学生。
    澳大利亚地域广阔,许多社区,特别是偏远社区缺乏社区音乐工作者。西澳大利亚大学音乐系开设这门课程的目的是吸收专业的音乐工作者去填补日益增加的社区音乐工作职位,这些音乐工作者通过这些课程的学习,能够掌握社区音乐工作的基本要求,以应付社区工作中的各种问题。当一个音乐工作者被派到一个偏远的社区工作时,这种培训对他们来说是非常有益的。这也是西澳大利亚大学音乐系把这门课程列为研究生课程而不是本科生课程的主要原因。[8]
    六、几点启示
    (一)发展社区音乐教育,营造社区艺术文化范围是当今社会提高社区文明程度的主要内容之一,同时也是社区所在地区吸引人才的重要条件之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是20世纪90年代受过专业训练的年轻人流失最多的州之一,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年轻人在今天知识经济时代是很有用的人才。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约尼斯(Patrick M. Jones )经过考察,认为这些年轻人流失的原因主要是社区缺乏能吸引人的令人愉快的生活方式。知识经济时代的年轻人喜欢生活在具有鲜活艺术场景和生动活泼的社区,文化和生活方式也是吸引“有创造性年轻人”的重要因素。艺术和文化不但能吸引有创造性的年轻人,而且对社区也有积极的影响。宾夕法尼亚大学关于艺术对社会的影响的研究指出,社区周边艺术和文化的存在对社区居民生活有明显的影响。报告进一步指出“文化的参与和社会的福利指数有明显的关系。”“艺术参与的程度越高越能培养集体观念,从而改变社会环境。”因此,居民参与艺术对周围有良好的影响。约尼斯教授得出的结论是:“有创造性的年轻人喜欢迁入生动活泼的社区”;“艺术和文化是生动活泼社区的重要成分”;“社区的音乐氛围是吸引并留住有创造性年轻人的重要艺术和文化元素之一。”同时,约尼斯教授指出,社区居民参与文化活动可以积极地改变社区的社会环境,使居民积极地看待他们的邻居,并介入其他形式的社区活动。这样可以从不同方面加强社区实力,如降低犯罪率、学生逃学率、增加人口和提高收入水平,促进经济和人种的多样性。[9]
    (二)政府的支持和拨款是社区音乐教育健康发展的关键。当今,世界各国政府都已认识到社区教育是终身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各国社区音乐教育的发展历程来看,都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哪个国家将社区音乐教育列入国民教育的法规,并在具体的措施、经费上给予足够的保证,哪个国家的社区音乐教育就得到健康发展。我国政府已将社区教育写入教育法规文件,但具体的执行实施还要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特别是社区音乐教育,相信随着时代的发展,许多问题会逐步解决。
    (三)社区音乐教育学术研究团体对社区音乐教育的理论和实践研究起着重要的指导、推动作用。国际音乐教育学会(ISME)社区音乐活动委员会的成立,在全球社区音乐教育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指导方面做了许多工作,他们通过举办专题研讨会、出版期刊、创建网站、办师资培训班等,为各国社区音乐教育工作者提供帮助。许多国家都相继成立了社区音乐教育的学术团体,譬如,在美国,全美社区音乐教育的发展,促成了美国最大的学校音乐教育学术团体“音乐教育者全国大会”(MENC)成立了社区音乐委员会以及成年人和社区音乐教育专门研究小组;音乐教育者全国大会每两年召开一次研讨会,讨论有关社区音乐教育问题。我国社区音乐教育研究还不为人们所重视,因此,目前暂时还没有社区音乐教育研究的学术团体,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此类学术团体能够产生,以推动我国社区音乐教育的发展。
    (四)许多国家社区音乐教育计划中都将本土传统音乐作为主要教学内容。社区音乐教育对于弘扬民族文化,传承区域音乐文化方面具有地域上的优势。我国地域广阔,各个民族各个地区都有非常丰富的传统音乐文化资源,社区音乐教育应充分开发和运用本地区传统音乐资源。在音乐类型的选择上,应遵循简单、易学、容易掌握的教学原则,并体现一定的审美价值,以适应一般社区成员所需求的娱乐性、参与性、民族区域性的特点。从各个国家社区音乐教育发展情况来看,社区音乐教育在传承本土传统音乐文化的同时,又起着补充扩展学校音乐教育的功能;全日制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参加社区音乐教育中各种不同民族传统音乐的学习,增进了学生对多元文化音乐的了解和兴趣。因此,在我国今后社区音乐教育的发展过程中应借鉴国外社区音乐教育的这个经验,使社区音乐教育成为传承我国各民族传统音乐和补充学校音乐教育的重要阵地。
    (五)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教育技术来推动社区音乐教育的发展,是当今世界各国发展社区音乐教育的一种新型教育方式。互联网无国界、无地域、无空间限制等特点,使它成为现代远程教育的最主要手段。现代远程教育可以扩大教学规模,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且不受时空限制,同时教学成本低。近年我国利用互联网进行远程教学的技术已较为成熟,社区音乐教育在起步阶段,完全可以先从建立社区音乐教育网站开始,开设网络音乐课程,发布有关音乐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的论文和信息,进行音乐教育工作者与社区成员的沟通,举办社区音乐联谊活动等。通过网络,使社区音乐教育网站成为社区成员聚会、学习的场所。
    (六)在高等院校中开设社区音乐教育课程,或设置社区音乐教育专业,是许多国家培养社区音乐教育工作者的一种主要模式。我国高等院校音乐院系专业设置中还没有社区音乐教育专业,也没有开设有关社区音乐教育的课程,其主要原因是我国目前社区音乐教育几乎还是空白,因此,高校中自然就没有设置此类专业或课程。社区音乐教育是社会经济、文明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促进和谐社会,社区是基础。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相信我国社区音乐教育也会随着发展,到时,在高等院校中开设社区音乐教育课程和设置社区音乐教育专业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

参考文献:
[1] 教育部. 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OL]. 中国教育在线:http://www.eol.cn/guojia_3489/20060323/t20060323_49572.shtml   2001-01-01.
[2] 岳杰勇.中国社区教育的发展归因与推进策略[J]. 成人教育,2006(10):20-21.
[3] 杰克·多布斯. 谯述琼编译. 国际音乐教育学会成立四十周年记[J]. 西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增刊:14-16.
[4] K.K.Veblen . The Many Ways of Community Music.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ty Music .  2004.Sept.Vol.1 No.1
[5] Dave Price. ‘A Quiet Revolution’-An Overview of Current Community Music Initiatives in The UK . http:www.cdime-network.com  2007-08-15.
[6] 黄琼瑶. 多元文化环境中的加拿大音乐教育[J]. 剧影月报,2006(1):102-103.
[7] 季冰. 美国社区如何拯救音乐教育[J]. 世界教育信息,1995(7):16.
[8] 〔澳〕亚历山大·普拉茨. 吴鹏飞编译. 适应社区音乐的发展,培养社区音乐工作者[J]. 中国音乐,1996增刊:109-111.
[9] Patrick M.Jones. Music Education and the Knowledge Economy: Developing Creativity, Strengthening Communities. Arts Education Policy Review. Vol.106.No.4.March/April. 2005
 
    (本文发表于《西安音乐学院学报·交响》2008年第2期)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