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课堂内外社教中心”进行关注,了解更多社区教育相关资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区教育 > 理论纵横 >

从“社区”维度探讨中国的社区教育实践

时间:2019-08-01 15:00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从“社区”维度探讨中国的社区教育实践
教育部关工委社区教育中心 邓世碧
 
从逻辑的角度出发,在社区教育实践中,可以从四个层面来解释“社区”这个词,即:“在社区中”、“关于社区”、“为了社区”,以及“利用社区资源”。2000年,教育部《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的通知》将社区教育界定为:“在一定区域内利用各种教育资源,开展的旨在提高社区全体成员整体素质和生活质量,服务区域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教育活动”。这是由我国社区教育的主管部门——教育部——在正式文件中给出的社区教育概念,对于自当时以来中国的社区教育实践具有根本性的指导意义。定义中的“一定区域内”,就是对“社区”的解释。它表明,区域性是社区教育的本质特性之一。结合定义和“社区”的解释逻辑,可以简单地把社区教育理解成四个方面的工作:在社区中进行的教育活动,关于社区历史与现实的教育活动,为了社区的和谐发展而开展的教育活动,利用社区资源开展的教育活动。这四方面相互交叠、不可割裂,共同构成完整的社区教育实践体系。
社区教育实践中“社区”的范围
“社区”这个区域的范围具体对应到哪里呢?综合《民政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中办发〔2000〕23号)、《民政部关于进一步推进和谐社区建设工作的意见》(民发〔2009〕165号)和《关于深入推进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办发〔2015〕30号)三份文件分析可知,在当前中国的政策语境下,“社区”是“聚居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们所组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但是这个地域范围既可以是村/居委会的辖区,也可以是更大范围的乡镇(或街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一致呢?追根究底,社区的本质是“社会生活共同体”,暗含了内部成员之间的直接互动,而能够通过直接选举产生的“居民委员会”,已经代表了内部成员直接互动的最大范围。但是根据国家法律规定,乡镇(或街道)才是中国最基层的行政单位,是政府直接作用能够落实到的最基础的层级。所以从政府责任来看,社区治理与社区建设——包括社区教育工作,在最基层只能由乡镇(或街道)负责,具体实施过程中则要依靠乡镇(或街道)对“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村/居民委员会的指导来落实相关工作。因此,在政策和实践中才会出现“社区”的范围界定模棱两可的结果。据此,可以将社区教育分为两个层级:在村/居委会的辖区范围内开展的社区教育活动和在乡镇(或街道)范围内开展的社区教育活动。
但是,现实情况可能会引发关于以上分层的疑惑。那就是,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工作以大中城市的城区或县级市为单位进行,并且一直以“社区教育网络”的建设为重要任务之一,这个网络涉及村/居委会辖区、乡镇(或街道)范围,以及区(市、县)范围。2001年11月,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经验交流会议”时,就明确提出要建立“以区(市、县)社区教育活动中心或社区教育学院为龙头,以街道(乡镇)、居委会(村)的社区教育学校和活动中心为骨干,以社区学习型组织为基础的社区教育网络和体系”,而且十多年来也是沿着这条路径走的:不仅在2004年《教育部关于推进社区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见》和2016年《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两次重申社区教育网络建设的重要性,而且于2010年将“已建成区(县、市)、街道(乡镇)、居(村)三级社区教育系统”作为一项重要指标(占5分)纳入社区教育示范区评估标准中。据此,社区教育中“社区”的范围似乎还包括区(市、县)。不过笔者认为,不应做这样的理解,因为这样理解就容易造成社区教育责任的泛化,反而弱化了最重要、最基础的实施主体。
让我们回到最新的国家政策文件《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当中明确了社区教育机构职责定位:“县(市、区)社区教育学院(中心)负责课程开发、教育示范、业务指导、理论研究等。乡镇(街道)社区学校负责组织实施社区教育活动,指导村(社区)教学站(点)的工作。村(社区)教学站(点)为居民提供灵活便捷的教育服务”。这样的职责定位就表明,区(市、县)一级相关机构的最主要工作是对下级的指导与督促,具体负责组织实施社区教育的只能是乡镇(街道)和村(社区)一级——也就是说,社区教育实践还是落实在村/居委会辖区范围和乡镇(街道)辖区范围,区(市、县)只是“在较高的层次上实行教育的统筹领导”。
社区教育实践:教育培训活动
弄清楚“社区”的范围,理解社区教育实践的内容相对就会容易一些。广义上来讲,社区教育实践的内容应包括管理体制的完善,队伍、阵地、经费的落实,教育资源的整合,具体教育培训活动的开展,学习型组织的建设等一系列由政府和社区采取的具体措施。不过,这里仅探讨在社区层面开展的“教育培训活动”。
我国的社区教育实践本身既是大教育体系的构成部分,同时也与社区治理工作密不可分。教育部在启动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工作之初就指出,“社区教育是社区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项立足社区、依靠社区、服务社区、建设社区的事业”,阐明了社区教育与社区之间的关系,并提出“社区教育的发展规划应作为社区发展规划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社区教育政策中要求开展的社区教育活动,都是配合社区治理、解决社区问题的重要举措。随着社会发展变化,政策中关于社区教育的要求也有不同侧重。在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工作启动之初,90年代下岗潮的影响仍十分强烈,成人教育被作为当时的工作重点,提出要“把社区教育作为成人教育的新的增长点”。2000年教育部《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的通知》,将职业(岗位)培训和再就业培训放在所有教育培训项目的首位;2004年《教育部关于推进社区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见》延续了前期的要求,并指出,“要紧紧围绕社区建设的中心工作和社区居民的教育培训需求,确定相关的培训课程和教学内容”。伴随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政府治理转型,职业技能培训虽然仍是社区教育内容的一部分,但已不再居于首要地位。2016年《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提出的教育活动包括“公民素养、诚信教育、人文艺术、科学技术、职业技能、早期教育、运动健身、养生保健、生活休闲等”,从顺序上可以看出,是以精神方面的提升为首。可见,近二十年来,国家对社区教育的要求,已从“满足”居民需求逐渐过渡到了“引领”居民需求,旨在“推动生活方式向发展型、现代型、服务型转变”。
总体来看,当前我国基层社区教育培训的特征可以概括为:德育、智育、生活教育为一体,面向全民、服务重点人群。在德育方面,包括对党和国家方针政策的宣传、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志愿精神和公序良俗等文明素养的引导;在智育方面,包括对成年人的职业技能教育、青少年校外辅导和兴趣拓展、科学技术普及活动、文化艺术教育等;在生活教育方面,包括家庭亲子教育、健康、法制、休闲等方面的教育培训。一般来说,所有的社区教育相关活动面向社区全体居民,但重点关注老年人、青少年和社会弱势群体。具体如何实践这些社区教育培训内容,在全国各地有不同的情况:在社区教育网络建设较为完善的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区和示范区,绝大部分相关工作由社区学校等专门的社区教育阵地负责系统性地组织开展;而在很多其他地区,则是直接由社区结合社区服务、社区党建等工作,灵活开展相关教育培训活动——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后一种形式占比更重一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