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区教育 > 实践与探索 >

长沙市依托关心下一代组织开展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模式剖析

时间:2009-03-23 15:34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湖南省长沙市教育局  王建林  杨培平

 

长沙市城区辖5区,52个街道,356个社区。城区人口202万,未成年人57万。1986年长沙市关工委成立,随即在各居委会成立关协组织,对未成年人开展了教育活动。2001年全市组建社区,社区关协随之建立,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更经常更普遍。2002年长沙市教育局(局关工委负责具体工作)联手市关工委、文明办,加入到社区未成年人教育的行列,特别是200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给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注入了强大动力,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步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形成了独特的长沙模式。

 

一、长沙市教育局加入社区未成年人教育采取的措施

社区关协加挂社区教育委员会的牌子。2002年3月,教育局与市关工委联合发文,社区关协加挂社区青少年教育委员会牌子,实行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原社区关协与教育部门没有隶属关系,加挂了教育委员会的牌子以后,它在接受上级关工委指导的同时,也接受教育行政部门的指导,这样就为教育行政部门参与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架起了一座桥梁。

组建社区“三方”联络小组。即由社区青少年教育委员会代表、学校关协代表、学生家长代表三方组成若干个联络小组。小组是社区教育委员会下设的工作机构。以天心区东瓜三村社区为例。该社区子弟就读相对集中的学校共四所,即仰天湖小学(12人)、曙光小学(42人)、市九中(11人)、市十五中(23人)。社区青少年教育委员会派出若干名代表,分别与上述四所学校共同确定的学生家长代表,组成四个三方联络小组。

成立社区青少年教育研究中心,组织社区青少年教育工作培训。长沙市依托市属名校,成立了雅礼社区青少年教育研究中心。中心共举办了两期社区青少年教育工作培训班。街道、社区领导和社区关协老同志共400余人参加了培训。他们成了社区青少年教育工作的骨干。

实施青少年教育示范社区建设三年规划。市教育局与市关工委、市文明办于2003年开始实施了青少年教育示范社区建设三年计划。2003年评选了17个示范社区,2004年20个,2005年30个。这样全市共评选67个示范社区。创建活动如火如荼,极大地推动了社区未成年人教育。

 

二、长沙市社区未成年人教育的基本做法和整体构架可概括为“四个三”

社区领导、老年志愿者、青少年三者互动。社区党政领导是主导,老年志愿者是主力,青少年是主体。三者互动,在社区这个舞台演出威武雄壮的话剧,在社区这个小天地里写出育人大文章。三者的关系是:领导关心老同志,老同志关心青少年。前一个关心是后一个关心的基础,后一个关心是前一个关心的延伸。社区党政领导重视、组织、关心老同志是搞好社区未成年人教育的关键。

社区、学校、家庭三方联络。三方联络小组的建立,为社区、学校、家庭的协同提供了组织保证。联络小组机动、灵活,他们活跃在社区、学校、家庭之间,及时交流信息,研究对策,使教育更具实效。长沙市还实行中小学寒暑假到社区报到制度新概念“三好”学生(在校做个好学生,在家做个好孩子,在社区做个好公民)评比制度,从制度上增加社区的发言权,促使孩子们走进社区,融入社会,使三方联络从制度上得到保障。

社区、楼栋、家庭三个层次开展教育活动。现在的社区一般规模较大,未成年人较多,光靠社区这一层次开展活动,显然顾及不了所有未成年人。基于这一考虑,长沙市社区普遍建立了楼栋关协分会。社区内的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成立关协分会,加强对本单位成片宿舍内子弟的管理和教育。如开福区东风一村市委组织部楼栋关协,部长们把自己的车库腾出来作为孩子们的活动室、阅览室,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纯居民区则分栋成立关协小组,加强对本栋小孩的教育。不少老同志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办起了家庭活动室,成为了社区孩子们的第二个家。与此同时,社区重视家庭教育,不少社区开展了创学习型家庭活动,强调家长与孩子同学同乐。三个层次开展活动,使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更加落实。

市关工委、文明办、教育局三家联手。长沙市已形成了关工委、文明办、教育局三家联手具体组织指导社区未成年人教育的工作格局。社区未成年人教育三家一起研究,一起策划,一起部署,一起检查,一起总结。市关工委由许多德高望重的退休市领导组成,有极高的权威性和号召力。同时,从市到区到街道到社区,有严密的组织体系。他们完全有能力举起社区未成年人教育的大旗。市文明办是政府机构,并且是中共中央国务院《若干意见》明确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组织协调机构。教育行政部门则对教育规律比较了解。三家联手形成合力,有利于社区未成年人教育的开展。

 

三、长沙市社区未成年人教育给予我们的启示

(一)依托关心下一代组织,充分发挥“五老”作用,开展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是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有效途径。中共中央国务院《若干意见》指出:要着力建设好“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老模范”等‘五老’队伍”,“要重视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工作,支持他们为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贡献力量”。社区有着“五老”队伍的巨大人力资源。而且,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随着单位人转化为“社区人”的加速,这种人力资源将越来越雄厚。这里包括各行各业的人才,其人才结构之完善,是任何一个单位不可比拟的。实践证明,“五老”队于有着巨大的政治、威望、时空、经验等优势,对未成年人有着巨大的号召力、感染力、说服力。他们与未成年人同住一栋楼宇,同在一个屋檐下,熟悉他们,有着巨大的亲和力。他们是做好社区未成年人教育的重要力量。要开掘这座人才金矿,社区领导一是要建立社区人才库,对退休人员的情况要有一本账;二是要知人善任,要根据各人不同的专长安排好岗位;三是要关心支持他们,为他们的工作提供必要的条件;四是要建立以精神鼓励为主的激励机制。只要关心他们,善于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他们关心下一代的热情就会像火一样燃烧起来。开福区四方坪街道金帆社区,老同志提出“每日奉献一小时”,使社区未成年人“每日快乐一小时”,即在放学后参加一小时的活动。退休校长当上了关协会长,一些有专长的老同志分别担任了社区未成年人舞蹈、音乐、美术、体育等各种训练班的辅导教师,教育活动有声有色。“五老”队伍由38人发展到100余人。岳麓区银太社区关协主席瞿星辉是一名中学退休教师,他可以叫得出社区100多名孩子的名字,走访了120户家庭,联系5所学校,与20多位班主任经常交流情况,在社区工作日一年达210多天。他说:“理想与金钱,我选择了理想,理想放出的光芒要比金钱美丽千百倍。”

长沙市有些部门和地区曾设想由学校派出专职教师 到社区从事未成年让教育,但由于编制经费等问题未能解决,只好搁浅。而动员社区“五老”队伍从事未成年人教育,投入少,收效大,是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有效途径。

(二)依托关心下一代组织开展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是构建学校、家庭、社会“三结合”教育体系的重要支撑。中共中央国务院《若干意见》指出:“要建立健全学校、家庭、社会相结合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体系,使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相互配合、相互促进。”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是教育的三大支柱,三者缺一不可。而社区教育是社会教育最集中、最现实、最具体的体现。

社区是未成年人认识社会、接触社会、参加社会活动的重要场所。中小学通常一年中有170多天生活在家庭和社区。如果在家庭和社区受不到教育,学校教育也会受到消解,即所谓5+2<5。社区教育是三结合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环节。

现实的情况是:学校教育已非常成熟,教育内容、教育人员相当密集。相对而言,社区教育和家庭教育则较为薄弱。长沙市正是在这种未成年人教育的薄弱环节,依托关心下一代组织,发挥“五老”作用,为未成年人撑起了健康成长的一片绿荫。

放学早归的孩子无人管,始终是一个社会问题。小学生3点半4点就放学了,而家长却未下班,一段时间便成了失控的教育“真空”。针对这一问题,社区关协就办起了“三点半”、“四点钟学校”。老年志愿者轮流值日,组织孩子们完成作业后,开展各种文娱体育活动。寒暑假,特别是暑假,未成年人在家和社区要度过一段较长的时间,于是社区关协便办起了假日学校,开展各种道德实践活动,把素质教育延伸到家庭。就这样,学校、社区、家庭连成了一个整体。正如社区老同志提出的:“学校放学,我们开学”,“学校放假,我们办学”,让孩子们离校不离教,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得到呵护,得到关爱,始终沐浴在教育的春风里。天心区黑石铺社区靠近湘江边,往年暑假孩子们私自到湘江游泳,经常发生溺水死亡事件。近几年学生们放暑假就到社区关协报到,老同志们给他们一人一封信,告诉他们如何度过一个安全快乐的暑假。关协还派人轮流到江边巡视。死人的事件再也没有发生了。

长沙市社区关协还特别把目光投向未成年人中的弱势群体,投向那些辍学生、待进生、特困生、残疾生、单亲家庭的孩子和外来务工子弟,给予他们特殊的爱。不少社区都实现了未成年学生“零辍学”、“零犯罪”目标。这样,社区所有未成年人都能得到爱的阳光的照耀,都能健康快乐成长。

在市教育局一次关工委的会议上,原主管教育的离休副市长深有感慨地说:“三结合教育,我们喊了几十年,但总没有搞成。现在你们搞成了,实现了,我感到很欣慰。”

(三)依据关心下一代组织开展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是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建立学习型社会的实际步骤。《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提出开展社区教育,其根本任务是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建立学习型社会。长沙市依托关心下一代组织,发挥“五老”队伍作用,开展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是实现这一根本任务的一个实际步骤。

首先,社区未成年人教育是社区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2001年《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经验交流会议纪要》指出:以成人教育为重点,“同时,抓好社区内婴幼儿教育、青少年学生校外素质教育”。这里明确把未成年人教育作为社区教育的重要内容。未成年人在社区一般要占到全人口的1/4到1/3。抓好对他们的教育,对于提高社区居民素质和社区文明程度,对于社区的未来,都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第二,依托社区关心下一代组织开展未成年人教育,可以有力地推动老年文化活动。2001年《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经验交流会议纪要》指出:要认真抓好“老年人群社会文化活动”。许多社区的实践证明,动员“五老”队伍从事未成年人教育也有力地推动了老年34群社会文化活动的开展。许多未成年人教育活动都是老少同台,老少同室,老少同校,老少同学,;老少同乐,老少互动。无论健身场、图书室、活动中心、市民学校等,都有老少的身影。老年人在教育未成年人的同时,促进自身受教育,有不少在办孩子们的书法、绘画、舞蹈等各种培训班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于是纷纷走进了老年大学。

第三,动员组织老年人开展社区未成年人教育,可以促进社区其他人群的教育培训工作。应该看到,“五老”队伍不仅是教育未成年人的重要力量,也是开展社区其他人群教育培训的重要资源。他们有时间,有本领,也愿意为社会做贡献。只要我们重视这支力量,精心组织这支力量,他们在进行未成年人教育的同时也可以把一些其他教育培训工作开展起来。

综上所述,长沙模式告诉我们,依托关心下一代组织,发挥“五老”作用,开展社区未成年人教育,可以推动社区老年教育和其他教育,是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建立学习型社区学习型城市学习型社会的实际步骤。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