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区教育 > 社区工作者 >

为了心中的梦想

时间:2013-12-27 09:18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张建军 胡珂珂 于鹏

2013年2月27日晚7时,蛇年的节日气氛依旧浓郁,夜空中还不时传来几声鞭炮响,年近七旬的龚淑卿与老伴吃过晚饭,准时坐在电视机前收看央视《新闻联播》。当看到新闻记者在街头采访路人新的一年有什么梦想时,龚淑卿问老伴有什么梦想。老伴说他的梦想就是身体棒棒的,多干些家务,让老太太多做些家长学校的工作。老伴说完问道:“你的梦想呢?”“我的梦想就是让孩子们都能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地成长。”就是为了实现心中的这个梦想,龚淑卿退休后,全身心扑在家长学校的工作上。

从-5 000元起步
    1998年8月,做了35年教学工作的龚淑卿从领导岗位退休了。虽说退了休,但她总想再为教育、为孩子们做些什么。她说,随着“四二一”家庭的增长,形成了一大批唯我独尊的“小皇帝”“小公主”,他们得到了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的过分关爱,加上华北油田职工大多数工作在一线,与孩子相处时间少,教育子女方面的知识又相对欠缺,自己在工作岗位时,不少家长就向她诉说孩子难管的苦衷,特别是时常发生孩子与家长因矛盾激化而离家出走的极端个案。现在自己退休了,何不利用自身优势,办一所向家长普及家庭教育知识、提高家教水平的家长学校呢?
    说干就干。龚淑卿找到时任华北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的主任张守昂和华北油田管理局关工委主任袁申,讲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表示支持,让她兴奋的是领导的支持。可是,家长学校该怎么办?当时,办学经费、办学形式、师资队伍、办公场所等都是未知数。龚淑卿找到宋耀远、许秀荣、王月杰等几位有经验的退休教师,向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这些教师也非常同意。就这样,初步建立起了师资队伍,后来又在华北油田钻二小学的支持下落实了办公场所。
    但是,该怎么给家长授课,讲什么内容呢?龚淑卿和老师们谁都不清楚。于是,她想到组织老师们去学习。可是,经费还没有着落,怎么去呢?在油田企业工作了多年的龚淑卿发扬“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大庆精神,从钻二小学借了5 000元钱,亲自组织老师们来到已经办得非常红火的北京市朝阳区家长学校学习。这些退休的老教师们就像小学生似的,如饥似渴地学习家庭教育理论、教学方法,他们求知若渴的精神和认真学习的劲头得到朝阳区家长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肯定。
    1999年12月4日,对龚淑卿来说是一个非常难忘的日子。这天,经过充分准备,家长学校在华北油田工人文化宫开学了。由王月杰老师主讲《家庭教育的重要意义》,机关中学、机关小学和研究院学校的1 200多名家长参加。授课期间,家长们听得非常认真,不少家长还做了笔记。
    就这样,经过十几年的探索,在各级领导和全体家长的支持与努力下,华北油田家长学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授课形式从零散到规范,形成了1所总校61所分校、覆盖华北油田矿区和中小学、幼儿园家长的网络,干万家长和孩子从中受益。

15年来没有迟到过一次
    万事开头难。办学初期,由于家庭教育对学校教育产生的辅助效果并不明显,学校一些负责家长学校工作的同志产生了畏难、抵触情绪,有的甚至发起了牢骚,竟当面对龚淑卿说:“你那么大岁数了,退休金也不少,想干什么就干点什么多好,操心费力又是何苦呢?”
    面对不理解,龚淑卿没有后退,她坚信只要坚持下来,一定会产生良好的效果。也正是为了保证效果,每次家长学校给家长授课,她总是提前到场,等最后一名家长离开才回家。
    有一次,家长学校在采一中学授课,为了早些到场,年近60岁的龚淑卿骑上自行车就往学校赶,快到学校时,一不小心摔倒在路旁,她硬是推着自行车一瘸一拐地赶到了学校。授课结束后,她才在同事的陪伴下去医院拍片,幸好只是扭了筋。
    一年冬天,家长学校组织老师们到100多千米以外的华北油田沧州学校上课,龚淑卿早晨起床一看,外面白茫茫一片,下大雪了。龚淑卿思前想后,怎么办,去不去呢?不去吧,学校已经通知家长了,去吧,路面上已经积了雪。为了树立家长学校的形象,她拿起电话,把老师召集齐,破例打了一辆出租车,早上6时就出发了,提前30分钟赶到了学校。说起这节课,沧州学校校长代文芳至今还记忆犹新。他说:“这节课,家长们也许被家长学校老师的敬业精神感染了,听得非常认真。”
    15年来,华北油田总校授课1 796场次,龚淑卿每次都提前到场,没有迟到过一次。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她的带动和影响下,无论是家长学校的老师,还是家长学校分校的负责同志,都被她的精神所感染,每次组织授课都提前到场,认真组织。钻二小学副校长叶红说:“她那么大岁数了,不图名,不图利,一心扑在家庭教育工作上,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要办好家长学校,必须有一定的经费作保障,购买资料、请专家、租场地、到外地学习都需要钱。2008年前,办学经费每年都需要领导签字。为了争取费用,龚淑卿不顾自己岁数大,经常跑到管理局找领导,有时甚至找到领导家里。在她的努力下,从2008年起,华北油田关工委每年都从经费中直接划出专项费用,保证家长学校各项工作的开展。
    龚淑卿深知钱得来不易,花起来真可谓精打细算,能少花就少花,能不花就不花。办学15年,家长学校的电话至今是复式计费,每月15元月租费,通话费每分钟2角。为了节省电话费开支,负责家长学校日常工作的几位老师常常是拨通电话后,再请对方把电话打过来。时间一长,无论哪所分校的同志接到家长学校的电话,都让他们放下听筒,再把电话拨过来。
    家长学校的老师们到学校授课,能走到学校的,不乘坐公交车,只有授课地点离公交车站远的,才乘三轮车,没有特殊情况不能打的。作为学校常务副校长的龚淑卿更是以身作则,经常步行到授课点。说起为什么这样做,她算了一笔账。假如老师们打的去授课,一年最少得花费5 000元,而这样做交通费一年500元就够了。
    每次到外地学习,龚淑卿都带着老师们找最便宜的旅馆,吃最便宜的饭菜。小旅馆卫生条件相对较差,一组织老师们外出学习,老师们都自带床单和枕巾。家长学校许老师说:“那次去北京学习,龚校长领着我们问了一家又一家旅馆,最后在一家每天只要20元房费的小旅馆住了下来。学习了5天,早晨喝豆浆吃油条,中午晚上吃面条。”
    “为了给家长们多印些资料,也为了尽可能多组织老师们外出学习,不这么做不行啊,要是钱能掰成两半花就好了,幸好老师们都是从艰苦年代过来的,都经历了油田大会战的艰苦生活。”说起这些,龚淑卿觉得亏待了老师们。
    工作学习条件虽然艰苦些,但家长学校却编印了《托起明天的太阳》《教子有方》等11种书籍15多万册,自办《华北油田家教专刊》24期共30.4万多份,免费发给家长,还组织100多人次赴北京、石家庄、南京等地学习。
    辛勤的汗水换来了累累的果实,华北油田家长学校开办以来,先后4次被省关工委、省妇联和省教育厅关工委评为先进单位,2007年8月被授予“全国优秀家长学校”光荣称号,家长学校有12人次获省部级以上荣誉称号。2010年3月,教育部关工委主任田淑兰到油田实地察看了家长学校,对办学取得的成效给予充分肯定,认为办得非常成功,并当场题词“办好家长学校,优化育人环境”。更为可喜的是油田矿区家庭教育发生的变化,更多的孩子能够快快乐乐、健健康康成长。春节前,一位曾抱怨孩子不听课的家长给家长学校打来电话:“你们讲的真管用,最近一段时间,我对孩子多表扬、不唠叨,孩子懂事多了,学习成绩也提高了。”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龚淑卿虽年近七旬,但当她看到自己心中的梦想正在一步步实现时,依然精神矍铄,信心十足。她说:“我要在家庭教育之路上延长有意义的生命,实现生命的更大价值。”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