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区教育 > 他山之石 >

日本中小学加强社区教育功能

时间:2009-03-16 15:26 编辑:社区教育中心 点击:
  

 

访日期间,通过参观学校、聆听讲座以及与日本教师的交流,我们对日本基础教育改革的现状和特点有了初步了解。在日本当前的教育改革中,社区作为“学校、家庭、社会”教育网络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其教育功能正不断加强。

一、日本加强社区教育功能的背景

社区,作为社会教育功能实施的主体,很早便受到日本政府的重视。早在20世纪50年代日本便颁布了《社会教育法》,明确提出要加强社会教育。然而,80年代以来,日本教育中掀起了偏重学历的风潮,随着“少子化”和“都市化”的加剧,校园中出现了以强欺弱、不登校、学校崩溃(指正常教学秩序的崩溃)、校园暴力等现象。社会上“塾”盛行,学校也主要采用填鸭式教育模式,社区教育的功能明显下降。在80年代中期的教育改革中,日本提出了教育应向尊重个性、营造“宽松时间”的方向改革。1997年1月,文部省出台了第一份“教育改革方案”,指出要加强学校与社区的积极合作。1999年,文部省制定了《全国儿童计划》,提出要建构社区儿童体验活动体制,为社区儿童提供更多的体验机会,扩展社区儿童体验活动的场所。2001年1月,文部科学省制定了《21世纪刷新计划》,再次阐明了社区教育的意义,开展重新发挥社区教育功能的活动。2002年文部科学省在《实现人才、教育、文化大国的主要措施》第五条中指出要促进社区、家庭教育能力的再生。2002年4月,日本全面实施学校双休日制度,目的在于增加学生在家庭、社会自主支配的时间,通过在宽松的环境中参加体验社会、接触自然的活动,培养学生主动学习、独立思考的能力,使其具有丰富的情感,强壮的体魄及顽强的“生存能力”。

二、日本加强社区教育功能的具体做法

1.完善社区教育设施

为了更好地开展社区教育,文部科学省致力于充实和完善作为社区学习基地的公民馆、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场馆设施。1999年起,为丰富儿童体验活动,日本用三年时间在全国每个市、郡各设立一所“儿童中心”。2001年4月,国立科学博物馆、国立奥林匹克纪念馆青少年综合中心、国立青年之家、国立少年自然之家等场所相继转化为独立行政法人,更大程度地满足了青少年社区教育活动的开展。此外,一些设在地方的水族馆、海洋馆等场所也在社区教育中发挥了作用。除接待普通游客外,还专门针对中小学生开展一系列的教育普及和体验活动。据介绍,全日本共有水族馆68个,几乎遍及日本各县,每个水族馆均有财团支持,不以盈利为目的,主要面向社会开展教育普及活动。据统计,全日本面向青少年开放的社区教育活动设施共有约9万个,这些设施为开展社区教育活动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

2.培训社区教育指导人员

社区教育的主要指导者包括社会教育职员、社会教育设施的专职人员等。为了提高社区教育指导人员的能力和素质,国家和地方共同出资开展了一系列的培训工作。如大洗水族馆便开展了中学生物教师的培训。据介绍,培训的教师是由县里专门的选拔机构选派的,目的是参加馆里相关的培训并协助馆里开展面向青少年的教育普及活动。这些教师在培训结束后回到学校,成为学校所在社区的教育指导人才。文科方面的老师通常会被派往博物馆等场所参加培训。

3.充分利用社区的人力资源

日本中小学校与社区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各学校均设有“PTA”(Parent-teacher association)组织,即家长教师协会,成员中就包括了社区里的优秀人才。PTA作为独立团体协助学校开展一系列的教育咨询、技能指导、治校建议等工作,学校还邀请社会中有丰富知识和优秀技能的人员参加针对学生举办的教育活动,如书画、茶道、柔道、陶艺、服装设计等,既开拓了学生的知识面,也加大了学校教育的力度。此外,社区成员也主动参与到学校的建设和管理中去,例如川崎市所有中学学区均设有一所“社区教育委员会”,学生、社区青年和社区教育机构、市民代表等定期召开会议,利用空余教室探讨教育问题。日本有名的特色中学大洗南中学,前任校长现任大洗教育长的加藤先生介绍说,学校在改革初专门向社区征求了改革建议,现在学校的办学风格中就包括社区人士提出的想法。这些举措无疑缩短了社区和学校之间的距离,充分利用了社区优秀的人力资源,也形成了以学校为中心的教育网络。

4.开展丰富多彩的社区教育活动

1999年日本实施的《全国儿童计划》中详细规定了社区应为儿童提供各种志愿者活动和体验活动的机会。2002年在此基础上制定的《新儿童计划》再次强调要有效利用社区人才,开展好各种志愿者活动和体验活动。据了解,现有的一些活动包括:立足本地进行各种体验活动的“儿童社区活动促进事业”;以环保和引导游人等自然体验活动为目的的“儿童公园管理员事业”;以进行森林体验活动为目的的“森林之子活动推进计划”,以接触最尖端科研成果为目的的“触摸自然科学计划”以及以培养野外生存能力为目的的“宿泊计划”等。此外,日本政府还把道德社会科和家庭科开展的志愿者活动纳入创新的学习指导要领中,使志愿者活动制度化。中小学的志愿者活动主要是面向社会开展服务活动,在一些高中,参与志愿者活动甚至可以换算为本人的学分,即“事务代替”制。这些社区活动的开展,将原本封闭于课堂的知识技能教育还给了社会这个广阔空间,同时,也缓解了社会上过度的学“塾”现象,培养了学生丰富的情感,强壮的体魄和顽强的“生存能力”,促进了学生道德观和正义感的形成。丰富多彩的社区教育活动,大大加强了日本的“心灵教育”,使教育更能适应学生的个性和能力培养。

三、对我国开展社区教育的启示

众所周知,日本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其雄厚的经济基础为进行社区教育活动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小班化的教学体制以及教育均衡化发展战略都能保证各种社区教育活动的开展。相比之下,中国仍属发展中国家,学校基本上采用大班制教学,社区教育设施相对溃乏,各地区各学校之间差异较大,这些都制约着社区教育活动的大力开展。然而,要培养新世纪有丰富情感的创新性人才,要培养有动手能力和实践能力的学生,必须采取各种措施开展好社区教育活动。

我们向日本同行详细了解了日本中小学宿泊计划的实施情况。据介绍,在实施宿泊计划的前两年,学校便专门开展了宿泊知识和技能的培训和指导,第三年正式实施。宿泊活动中学校和当地社区的相关机构密切配合,共同制定周密的保障计划,包括对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购买保险等。这样在学校和社区的共同参与下,宿泊活动能够顺利进行,即便有意外发生,学校无需承担过多责任,也不会受到来自学生家长方面的压力。相比之下,我国中小学的春游活动就显得过于简单,首先在春游之前缺少相关知识和技能的培训,活动的目的也往往以游览为主,其次缺少必要的保障措施,学生出了意外伤害事故,学校难逃其责,舆论的曝光,家长的纠缠,严重影响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某些学校也不得不因此下令禁止此类活动的开展,使学生失去了一次极好的培养锻炼能力的机会。几年前,中日学生联合野外宿营引起的争议正是两国社区教育的缩影。

我们认为,要在现有的基础上有效地开展社区教育活动,首先应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保障活动的正常开展,不能因噎废食。2002年6月25日,教育部出台了《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应是个良好的开端,但其目的还不是保障社区教育活动的顺利开展,学校方面仍有压力。其次,政府应该呼吁社会、家庭和学校共同承担社区教育的任务,形成学校、社会、家庭的教育网络。第三,建立培训和合理利用社区教育指导人员的机制,鼓励社区人才参与学校教育活动。第四,协调各职能部门配合学校开展各种社区教育活动,避免因权力分割而影响社区教育设施的有效利用。我们相信,在社会、学校、家庭的共同努力下,我国的社区教育事业定会与时俱进,蓬勃发展。

------分隔线----------------------------